Feeds:
Posts
Comments

Archive for November, 2006

難產

 
愈到月中愈是覺得心服氣躁…
因為手上的店面即將脫手, 但是兩方人馬都遲遲未肯簽約.
這件大事, 實在是難產.
一邊的買家是拖拉哄嚇…左一通不行, 右一通盡量, 前一通才說沒問題, 後一通卻又說沒著落.
我只要一接到他的電話就會心驚肉跳, 不知道他又要出哪一招?!
另依邊的買家是靜觀其變…他默默的觀察, 卻遲遲不肯出價.
我得不斷的打電話問他, 還不一定找得著他.
 
房東來電話問我消息, 加盟總管理處也來電話催我下結論.
我也學會了一點點拖延戰術…讓大家都跟我ㄧ起嚐嚐一顆心被懸著和不被理睬是什麼樣的滋味.
既然是為著同一件事情張羅, 就一起忍受這難產, 這或可能胎死腹中的煎熬吧!
 

Read Full Post »

遇見

 
高挑的身材, 俊秀的鼻子, 單眼皮, 細白皮膚, 加上一頭微捲的短髮.
那個記憶中的高三高材生學長.
我喜歡他…
每天, 我們搭同一班校車上學, 他總低著頭, 閉著眼, 不說話.
那時, 朝會頒獎的名單上經常都有他.
我也常故意晃到藍球場或體育館, 只為和他來場巧遇.
在福利社的轉角看見他粉紅色的背影, 我興奮到睡前還不能自己.
我瘋狂的喜歡他, 愛慕他, 追求他…但我卻不認識他.
就在他畢業在即的那個夏天, 我終於股起勇氣寫封信給他.
我知道現在不表示就再也見不到他了.
 
他託我同班的男生轉告我說, "到高三教室的樓梯口找他".
"你有什麼話要對我說嗎?" 他問.
"希望你能順利考上第一志願…" 我說.
 
後來, 那個和我同班的男生跑來對我說, "妳不要再寫信給他了, 他沒什麼好的."
後來, 和我同班的女生也跑來對我說, "妳幹麻還喜歡那個人? 不值得."
後來, 一直到後來, 我才知道, 他把我寫給他的信, 貼在他班上的公佈欄…
後來, 後來, 我的單戀就再沒有後來…
 
經過了這麼多年後的某天, 我們在家附近不期然遇見了.
他依然玉樹臨風般, 高挑的身材, 俊秀的鼻子, 單眼皮, 細白皮膚, 加上一頭微捲的短髮.
只是…我們的臉上都刻劃著歲月.
他和我先生是大學時代手球隊的球友, 他們聊著近況, 也說說舊事.
當然, 他並沒忘記我們之間的這場恩怨.
其實我們並不熟, 卻因為這段往事, 讓這次的巧遇在記憶中深刻.
 
 

Read Full Post »

低潮…在高潮之後

 
是的, 第二天了.
我的情緒沒有隨著日出高昇, 倒像新台幣一樣一路狂跌不已.
我心情不好, 連夢境裡都是灰色的…
 
相對於前陣子因旅行帶來的興奮, 十一月的確就如它本身一般, 是名符其實的無聊!
而我的低潮, 恰恰開始於光榮的十月結束的那一天.
我的店目前仍在待價而沽的狀態. 經歷幾次的議價過程, 我明白了"打壓"和"落井下石"的意思.
我的家庭正同時上演著一場無止境的鬧劇. 戲碼雖然和這幾年來的都一樣, 但場景格局和演出成本卻變大了.
我的健康檢查報告還沒出爐, 已經知道的是右邊卵巢裡有2個4公分大的水泡.
我的貓在我花了三千元請人清除沙發上的尿味後, 仍繼續在沙發上撒尿.
我的月經也趕在這時候來了.
十一月才第七天, 我還要經歷多少這類的蠢事?
 
低潮…低潮…低潮…低潮…低潮…低潮…低潮…低潮…低潮…低潮…低潮…低潮…低潮…低潮…低潮…低潮…低潮…

Read Full Po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