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Posts
Comments

Archive for February, 2007

年菜

 
除夕夜的團圓飯, 這次的菜色該要紀錄一下.
 
首先是年底最重要的 一桌團圓飯.
大哥大嫂帶著寶貝兒子風塵僕僕地回到了家. 老遠的帶來一盅佛跳牆當年菜.
因為婆婆掌櫃了! 這可不是小事! 換掌櫃的看似沒啥差別, 其影響卻是深入生活中的所有細節…
最明顯的變化就是桌上的菜色!
公公年紀雖大, 卻是燒得一手好菜–當然啦! 是和婆婆相較而言.
幾個月前突然說婆婆要掌櫃了, 於是連廚房也讓出來, 說是煮飯也包含在掌櫃的工作範圍之內.
婆婆的手藝很隨性, 其性之所至, 有點天馬行空, 常讓人措手不及.
於是乎這盅佛跳牆所扮演的角色便不容小覷了. 它不但是一片孝心, 同時也是這頓飯的一盞明燈!
在這盞明燈引領下靠岸的, 是除夕當天早上我和老公在Costco買的一盒美式烤豬肋排.
原本打算帶回家自己享用的, 結果還是貢獻出來.
我還記得除夕夜近晚餐的前半個鐘頭, 廚房內仍是冷冷清清, 一點不像要過年開飯的樣子.
我納悶地想偷看今年年夜飯的菜色, 發現公公一個人坐在廚房盯著那盒豬肋陷入沉思……
當時我以為公公不喜歡這種洋玩意當年菜, 有點過意不去, 後悔自己怎麼不剁隻雞或鴨什麼的;
一直到了初一的晚餐, 我才豁然領悟到公公當時的心情.
話說回來, 除夕的團圓夜, 大哥大嫂忙著哄睡可憐生病的兒子, 據說是腹瀉睡不好, 加上附近從中午開始就不斷的爆竹聲,
小姪子的精神狀態已經接近歇斯底里了. 大家餓著肚子等開飯, 大哥大嫂突然拎著行李下樓來說不吃了, 得帶兒子趕回台北看醫生!
於是, 飯桌上就剩公公, 婆婆 , 小姑, 老公, 我, 和女兒.
不管怎麼樣, 過年嘛! 大家互發紅包互道新年快樂後便提起筷子.
年夜飯分佈圖是這樣的:
圓桌中間擺著大哥帶回來的佛跳牆, 左上角是咱們不懂事的豬肋排 (只切了半份喔! 是給咱們面子吧?)
左下角是小姑精心烹煮的"黃金蝦丸", 其滋味是軟綿粉爛, 驚心動魄!
至於右半邊婆婆準備的菜色有: 冷香腸切片, 冷臘肉切片, 冷牛腱切片, 冷雞白斬, 炒芹菜 (微溫).
夾在豬肋排和黃金蝦丸中間, 是不是還有一小碟涼拌小黃瓜之類的, 我有點記不得了, 因為我花了很長一段時間對大哥那盅佛跳牆感恩.
這頓飯吃得挺快的, 各個菜色嚐過一口之後就沒什麼事可做了……
 
除夕之後還有初一. 重頭戲這才開始!
因為沒吃到團圓飯, 大哥大嫂趕著初一中午回來吃飯, 小姪子睡飽覺有精神也不哭鬧了, 一切都回復原狀, 遲來的幸福還是很幸福.
直到我看見飯桌上的初一菜色……
沸騰的白菜火鍋在餐桌正中間, 伴隨著載浮載沉的各式餃類噗嚕噗嚕的響著;
旁邊圍繞著幾碟令人頗為不解的配菜, 看不出是什麼, 但全都切成長條狀.
認得出的是一碟水煮蓮子和一碟切碎的芹菜末, 再來就是我帶過來的燻豬耳朵切片.
喔! 還有一條魚! 就是昨天拜拜的那條炸乾的不知什麼魚, 就照它昨兒個在供桌上的模樣, 啥都沒改變地冷冷的上桌了.
正在納悶的同時, 婆婆抱著昨晚吃剩的那1/4盅佛跳牆出現了. 下一秒鐘, 只見她將佛跳牆的殘羹死命的往火鍋裡倒!
我在驚嚇中出聲喝止! 婆婆卻很冷靜的說,"剩下一點, 留著幹麻?"
诶~ 話是沒錯啦! 不過倒的地方好像有點……
直到開飯, 我還不太能釋懷, 同時又明白了那些個切成長條狀的東西, 原來是燙熟的蔬菜蘿蔔之類, 和那蓮子, 芹菜末等, 都是用來包潤餅用的!
包潤餅? 沒錯沒錯! 那可是我婆婆的最愛了. 她可是啥都能包, 雞鴨魚肉, 無所不包, 甜的鹹的都能包成一包.
她常常好心的要幫我包一包, 我至今還沒那個膽接下她的潤餅.
這餐吃得有點匆促, 我是說我啦!
估計那條冷掉的炸魚, 沒多久也要被丟進火鍋裡, 還有冷雞肉, 冷香腸等等……一起燙熱了再包進潤餅裡.
 
午餐後我一個人坐在客廳裡看電視, 大哥大嫂帶小姪子去國小溜滑梯, 女兒也要跟, 我對老公說, "你帶她去!"
我需要好好想一想…… 想想這些菜到底是怎麼回事?!
邊想邊翻著客廳各處放置的零食充飢, 一抬頭赫然發現公公坐在麻將桌邊, 也在想事情……
我退回沙發上轉換電視頻道, 不管我轉到哪一台, 公公的眼睛都直溜溜的盯著電視看……
就這樣約莫過了一個鐘頭後, 公公突然起身, 像是做了一個決定, 說, "我上樓去躺躺".
婆婆呢? 喔! 她還在餐桌上沒下來, 聽聲音應該還在盡情享用吧!
 
我始終是一個人坐著, 幾乎睡著的時候, 老公和女兒一行人回來了.
小孩子們又胡鬧了 一會兒, 我看見老公買了特大號仙女棒, 就帶著女兒到門口玩去.
直到又接近用餐時間, 我對餐桌竟有些卻步了……
公公說還早, 晚點吃. 爐子上有東西在燒, 公公說是四阿姨做的獅子頭, 我的心一下子又暖和了起來.
等不及想嚐嚐獅子頭, 於是稱說女兒餓了要先吃, 便盛了一碗白飯配上香噴噴熱呼呼的紅燒獅子頭, 餵女兒的同時自己偷吃了好幾口.
雖然這獅子頭沒有白菜沒有粉絲, 算單調了點, 但拌進飯裡, 溫香暖潤的好好吃喔~
小孩吃完了該換大人吃了.
老公突然說, "大哥昨晚沒吃到豬肋排, 拿出來熱一熱吃吧!"
我心想, 這不成體統的豬肋排, 吃了也好.
只見公公緩步走出廚房, 阻止道," 今晚有獅子頭啦! 豬肋排留著等明天四阿姨來再吃吧! "
我望著面帶微笑的公公, 心中疑團豁然開朗!
還記得除夕夜的團圓飯前, 公公對著豬肋排發怔的那ㄧ幕吧?
還有今天下午坐在麻將桌前對著電視的沉思?
公公雖然不掌櫃了, 但對於菜餚口味還是有感覺的! 婆婆今年年菜的表現, 應該讓公公也備感壓力吧!
我想我明白公公的煩惱, 好菜是該自家人享用? 還是該留著招待客人比較妥貼呢? (在婆婆掌櫃的情況下, 連小豬肋排都有資格姣掰了!)
換作是我, 也會做出和公公一樣的抉擇吧!
 
初一晚餐的菜色, 除了四阿姨的獅子頭, 還有一道婆婆做的梅干扣肉.
這道扣肉外型和公公的招牌扣肉如出一輒; 其口味, 根據婆婆的說法, 是仿效我們客家人的梅干扣肉.
在我興奮地嚐了一口之後, 就再沒動過那道菜了.
而其餘幾樣菜色跟上一餐和上上上一餐都差不多!
 
原以為可以吃到公公做的好吃的羊肉湯, 滷豬腳, 粉蒸肉, 扣肉, 香菇雞湯, 肉丸子……
我想, 我今年的新年新希望就是: 婆婆下台! 公公凍蒜! 換掌櫃的啦!!
 
 
 
 
 
 
 
 
 
Advertisements

Read Full Post »

 
Ran into my Romantic O’Sole Mio in Clarke Quay…
 

 

  

Read Full Po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