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Posts
Comments

Archive for April, 2007

回家

 
 
大雨的惡夜裏, 我奔出家門.  因為你在車上等著.
丈夫抱著幼女在窗前目送我走出這個家, 走出他們的生命.
我的臉上寫著堅決, 心裡刻著恐懼.  明白下一步之後就不能回頭.
你開了車門拉我上車, 收傘後最後撇見的是女兒的小手巴巴地伸向我……
"我是個狠心的母親." 關上門, 我逼著自己別再張眼.
 
你么喝一聲要司機開車.  "向北 !"
你將我淋溼的身體摟緊了, 說 "沒事的.  路還長呢!"
路途顛簸, 就像心中的忐忑; " 妳很冷嗎? 在發抖."
我搖頭, "是路顛吧."
我不只一次問你我們要去哪?
你只說, "還久呢! 這夜, 會很長……"
 
就像人之將死, 在我眼中跑過許多往事.  丈夫, 孩子……
我們的童年, 我們的青春, 我們的家族情感和愛恨交織.
在我生命中的每個重要轉折, 是他, 我的夫, 參與了這些記憶, 並讓它們變得深刻.
那些我們一同走過的來時路, 風雨, 陽光, 也曾為我們結出甜美的果實.
曾經最愛的聲音, 曾經認為是世界絕妙的動作, 為何如今卻變得發乏味難耐?
是什麼改變了我們? 是誰變了? 是什麼變了? 為什麼我們就這麼輕易地讓它將一切都變了?
 
"妳沒睡嗎? 天亮前到不了的." 你瞇著眼說.
"到不了嗎?"……我甚至不知道我們要到哪兒去.
你又嘟噥了一聲, 說 "瞇一下吧!"
我望著灰濛的天, 雨小了.  你的臉現在看來好陌生.
"……我們……的確到不了……就是天亮了也到不了的."  我知道.
你睜開眼, 盯著前方, 卻不轉向我.
"讓我回去吧! 我去不了你想去的地方."  路還是很顛, 但我的心已經踏實了.
 
心, 還是該回到屬於自己的那個家.  哪裡跌倒就在哪裡重新爬起來.
我不再害帕, 因為我的心已經回家.
 
 
 
 
 
 
 
Advertisements

Read Full Post »

 
乍暖還寒的春, R & F 帶著D, 約了 T & J 又捲入了A, 在四月初的清晨 4:00 駕車一路往南……
 
像是逃難般地; 睡眼惺忪的 R 開第一棒, 從家門出發, 後面坐著同樣睡眼惺忪的 F 和看似仍在漒褓中的 D — 其實, 只不過是個叫不醒的大孩子. 
車子靜靜轉出巷口, 在一棟白色建築前停了下來, 不需暗號, 就在踩下煞車的同時, 白色建築內便魚貫地走出了三個身影; 三個眼窩凹陷, 面色慘白如鬼魅的 T & J & A.   
三個鬼影一上車, J & F 就強押 R 先去買飯糰充飢.  這班可疑鬼祟的組合, 實在是難以理解他們南行的動機, 甚至, 幾乎無法確定他們是否真的要往南行……
因為沒睡飽的 R 竟先一路北上尋找可以 "降2元" 的加油站加油!  Oh~My~God!
大約在清晨近5點左右, 六個人總算從較北的交流道上路, 往南開去.
 
因為時機恰逢清明, 一路上交通並不順暢, R 聽從廣播的建議改走二高; 才剛轉上二高的第一秒, 就能看見前方500公呎起一整條二高上都是紅紅的煞車燈! 配合著從 R 口中爆出來的 "SHIT"! 時間抓得簡直是天衣無縫!
大約就這樣一路走走停停, 到了早上7點半左右, 六個人還不到台中, R 卻已經不支, 換 F 接棒上路.
至於其他的四個同舟共濟的好伙伴, 早在吃完飯團的那一刻起就陷入沉沉的春夢中…… 並且有囂張的打呼聲, 此起彼落……
沒想到, 這段旅程中最最艱難的部份, 竟是由 F 獨挑大樑來完成!  "Fxxx! Fxxx! Fxxx!" — F 心中的OS.
 
一直到接近眾人平日起床的時間, 嗯…… 約是上午十點左右, 鬼一般的臉開始有了人的樣子, 並且開始像人一樣會想尿尿了, 於是決定在古坑休息站換手.  第三棒, 正是潛沉蟄伏已久的 T !  睡飽的 T 一股作氣, 駕車直奔墾丁!  是的! 你沒猜錯!
這一行人, 正是要前往墾丁, 參加一宗年度盛會–春天吶喊!  包括未滿三歲的 D, 懷孕五個月的 J, 行前一週被拖下水並因此負債的 A, 很想 high 的 F, 和衝著 楊乃文/陳其真 而來的 T.  
只除了有一個人,  R! 他不是為春吶而來.  雖然他一再聲明追逐的是 "陽光! 沙灘!" 但在這個陽光不強, 沙灘又被春吶人潮佔據的春天, 他 — 到底為何而來?!
………………………………………………………………………………………………………………………………..
 
這組人馬在接近中午前來到了東港.  吃黑鮪魚吧? 可惜還差了一週才是黑鮪魚的季節. 
那就吃吃東港的肉粿, 雙膏潤, 櫻花蝦, 和油魚子吧!  這個肉粿可不一般, 是用整塊米粿加上壓碎成粥狀的米粿, 和著鮪魚碎肉高湯而成.
吃過之後一行人讚不絕口, 喜歡的程度壓倒櫻花蝦和鮪魚沙西米!
 
六人在車城的一座新飯店check in 已是下午三點, 雖然累了, 卻不甘心立刻休息. 
明明說好不去逛墾丁大街, 卻還是很自然的殺去了那個吵雜又讓人眼花撩亂的地方, 只因為大肚子的 J 需要一件Bikini.
好吧! A & T 也需要買件新泳褲.  加上 F 忘了帶太陽眼鏡, D 的行李中沒有游泳圈. 相較之下, R 似乎是萬事具備, 但他到底是為何而來?!
 
六人一路從街頭逛到街尾, 在一家異國情調的 Pizza 店用餐, 也許因為坐在門口的露天座位, 竟有中天電視台的記者前來訪問, 希望我們能配合在鏡頭前比出勝利的手勢, 並齊聲說出 "春天吶喊~ YA! " ……
當下, A D J F T 在心中都一陣騷動, 想說 " Oh~ Yah! 要上鏡頭了! "  卻聽見同一時間 R 揮手對記者表示 "不太方便!"
當記者摸摸鼻子離開去尋找下一組人馬, 五人一齊轉向 R , 眼中充滿了驚訝和問號 — 他, 到底是為何而來?!
 
這天晚上大家睡得很早, 因為一整天的舟車勞頓, 需要好好地養精蓄銳, 為第二天的行程做好準備. 
…………………………………………………………………………………………………………………………………..
 
早晨的陽光透過半掩的窗簾灑了進來, F 覺得半裸的肩背上有雙渾圓溫暖的手在輕撫她的身體, 這個念頭讓她倏然驚醒了!
轉身一看, 原來是 D 杏眼圓睜地看著她想喝ㄋㄟ ㄋㄟ, 正用她的小手打算推醒身邊的娘……
OK! 天亮了!
 
825 call 827, 再 call 721.  起床集合吃早餐!  今天的第一個行程是: 白沙灣曬太陽!
看看天氣似乎還不賴, 雖然就八點多的陽光而言, 似乎是微弱了些, 但這裡可是墾丁耶! 要穿 Bikini ! 一定要!
白沙灣的人潮沒有南灣或小灣這麼擁擠, 沙灘很美很舒服.
剛抵達時天色有點陰, 風大得讓人有些遺憾, D 似乎不擔心天氣的變化, 只介意腳下的沙子跑進她可愛的鞋子裡.
沒太陽曬, R & F 開始比賽蓋沙堡挖地道, A & T 拿起看似專業的大隻相機, 沒主題的猛拍!
看來只有 J 很猶豫自己該參加哪一組…… 最後她決定攤開肚皮躺在沙灘上!
 
約莫接近中午的時候, 太陽總算戰勝了雲和風, 烈烈地露出笑臉來.
也差不多在這個時候, D 的肩膀以下已完全被埋在沙子裡了!  她看起來相當 enjoy 這種被活埋的感覺!
A R T 紛紛脫去了上衣, 只剩泳褲, 在沙灘上對著往來的年輕美眉縮小腹, 和拍照.
F 也決定亮出花枝招展的 Bikini 並且開始在身上抹油……
當 J 發現自己因體型的限制, 無法翻身曬另一面時, D 正動彈不得地在沙堆裡經歷她人生的第一次被搭訕!
這群人, 恣意在墾丁的春陽下, 享受這段各自獨立又不受干擾的美好時光…… 
……………………………………………………………………………………………………………………………….
 
午后, 下了一場雨.  索性大家回到飯店小睡一會, 決定要在晚餐後迎接此行的重頭戲 — 春吶!
除了 R 之外, 大家都很期待今晚的演唱會.  已經沒人想計較他到底為何而來了! 
D 在晚餐進行到一半時, 就已經兩眼無神想睡覺了, 於是計劃便得以順利進行 –> 由 R 陪著 D 在飯店睡覺, 其餘四人前往春吶狂歡!
 
等A T J 吃飽飯大完便準備上路時, 演唱會其實已經開始.  直到 8:30PM, 四個人還塞在墾丁大街的車陣中…… F 發現 J & A 在打盹!
據 F 推測, 若不是 T 現在手握方向盤的話, 他現在應該已經打呼了!
 
待四人終於穿過車陣, 來到鵝鑾鼻的春吶場地, 時間已是9:00 PM.  距演唱結束還有2.5小時.
Doesn’t matter!  誰要聽小牌樂團開場? 人家是來聽楊乃文唱歌的! 壓軸啊! 況且現在距壓軸還有40分鐘的張懸演唱呢!
 
放眼望去, 南舞台前是 People montain people sea! 萬頭鑽動, 看不見地面!
只是, 大家都很平和地或坐或站, 好友或情侶們相互依偎著欣賞舞台上的演出.
怎麼跟之前在電視上看到的 high 翻天的景象落差這麼大呢?! 是走錯了嗎?! 嗄?
話說回來, 這樣的春吶其實挺好.  大人小孩老老少少都一付其樂融融的太平景象, 很難想像吧? 春吶是很健康的音樂活動耶!
就在楊乃文再度出場演唱 F 唯一聽過的一首歌作為安可曲時, 四人為避免散場時的擁擠, 決定起身往出口移動.
老實說, 這一步還是大大的失策啊!  因為即便是提早離開 (11:30PM), 四人抵達飯店時仍已超過 01:17AM.
因為墾丁大街的春浪人潮, 還是狠狠將車陣塞它個整整一個鐘頭!
所以春吶呀! 我的天吶~
 
………………………………………………………………………………………………………………………………………………..
 
謝幕: 感謝參與以上演出的夥伴  
        A : Albert  —  My brother
        D : Darci  —  My daughter
        F : Frangie —  Myself
        J : Josie —  My sister
        R : Rocky —  My husband
        T : Thomas — My brother in law (Josie’s husband)
 
 
 
 
 
 
 
 
 
 
 

Read Full Po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