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Posts
Comments

Archive for August, 2007

Dream of

 
 
Again, I dream of him.  It happened once for a while like a cycle ever since.
Every time I had that dream, his call came after the next day.  Why?
Is that some kind of sign?  Or maybe it’s just a coincident…only it happened more than 5 times?
I ask myself, "Do I miss him or think of him sometimes?"
M… Actually, he rarely pops out of my mind.
In these dreams, we did things together.  All kinds of things, some are fun, some are not.
Sometimes, we just kept running, or went for a long long trip.
Did I dream of sex? … No, not really.
I guess it would be the fun part if I did.
He did looked nicer and younger in my dreams.  So I couldn’t say I don’t like to dream of him!
Just curious about the connection between the dreams and reality.
And the phone calls coming after…
 
 

Read Full Post »

心頭肉

 
 
女兒上幼稚園到今天剛好滿半個月.
頭一個星期因為充滿好奇和新鮮感, 她每天都早起準備開心的去上學.
到了第二週, 她開始覺得學校沒有想像中那麼有趣了, 開始覺得要配合其他小朋友的作息和分享一切, 包括分享老師的關愛, 是一件令她難以接受的事.
於是我們之間開始了無止境的耐力拔河…
女兒每天早上一睜開眼睛的第一句話就是: "我不要去上學!"  而下了課如果沒有立刻見到我就會開始哭泣.
起初, 我和老公都很有耐心地和她溝通上學的好處及其必要性.  只是一天, 兩天, 到了第三天, 我們逐漸失去了耐性, 轉而用威脅利誘加上恐嚇的方式, 甚至乾脆不討論不回應.
幼稚園老師告訴我, 小朋友一開始上學都會抗拒, 持續一陣子就會好轉. 而且女兒在學校的表現, 其實沒有那麼叫人擔心.
但我覺得這 "一陣子" 對我們來說應該會很漫長…
女兒是個個性堅毅不輕易認輸的人, 她可以每天重複和你討論不上學的問題, 然後永遠不能達成協議.
我和老公已經把該說的該勸的該讓她了解明白的, 全都說了至少有十次以上, 到了第二天早上, 她還是會告訴你: "我不要去上學!"
而且除了哭泣, 疲勞轟炸之外, 她還使用了更城府的手段–所有會做的事情通通變得不會了!!
她會故意尿褲子而不自己去上廁所, (但是便便的時候一定會自己去!)  她會推說不會自己穿脫衣褲, 但這些是她上個月最喜歡自己做的事情.
雖然這兩天她上學的狀況有一點點進步, 但她面對我們時還是不斷地給予疲勞轟炸和苦苦哀求.
我和老公都不是有耐心的人, 一直以來都不是! 但對於女兒, 我已經盡力讓自己能維持和顏悅色外加不厭其煩.
我還常叮嚀老公: "女兒還小, 雖然她很懂事, 但畢竟她還不到三歲, 我們不要給她太多的壓力, 要有耐心, 要多花時間陪伴她, 用小孩喜歡的方式…"
我們依然常忘記她只是個孩子, 因為她的聰明伶俐, 我們就愈發加注更多的期盼和要求在她身上.
 
今天她也和昨天或前天一樣, 一醒來就哭著喊不要上學. 
我和老公每天早上都像打仗一樣忙著準備上班趕著弄東弄西, 還要弄小孩.
她哭得很厲害, 也不肯好好刷牙, 只是坐在床上對著我哭.
我心想, 不理她吧! 等我準備好了再幫她換衣服梳頭髮…
老公受不了她哭, 下樓弄早餐去了.
女兒哭了一會兒, 突然下床走到我身邊說: " 抱我! …我要尿尿!"
我還來不及說完 "去廁所…"  她已經忍不住尿出來了.
當場我真的是非常光火!  她绝對是故意的, 我心想. 
過去的兩三個月裡, 自從學會上廁所以來, 除了在睡夢中, 她從不會讓自己這麼難堪的拉尿.  連戒奶嘴都能堅毅不拔, 一舉成功.
我一定是一時氣得失心瘋了! 我痛罵她, 要她自己脫下尿濕的褲子.  她不肯, 還不停地哭.
我擦了地板, 拿起平時嚇唬她用的不求人, "自己脫!" 我說.  "我不會!" 她哭著說.
"你明明會做的事, 為什麼要說不會?!"  " 你明明都會自己上廁所, 為什麼要故意尿褲子?!"  "你明明會自己脫褲子, 為什麼老說不會?!"
我氣極了, 她只是杵在那裡哭. 我舉起不求人往她的小屁股上揮下去, 這一下的力道在控制之中, 她看著我哭得更大聲了.
我再一次要求她自己脫下尿濕的褲子, 我很驚訝自己的音量已經大到像潑婦罵街般.
但這並不足以讓我就此停手, 我比剛才更加生氣, 因為她說了一個不脫褲子的爛理由: "褲子太緊了!"
簡直是Bullshit!  我舉起不求人狠狠的打在她的左腿上! 這一下, 我知道自己有點用力, 她被嚇了一跳, 並且立刻感覺到痛而伸手去抓她的腿, 當然也同時用更高的音量大哭了起來… 
而我, 我也嚇了一跳, 因為我的心在不求人打下去的那一刻突然停了一拍, 然後在她感覺痛的同時, 我的心也跟著痛了起來!
我看著她, 她看著我, 我感覺我的心在哭, 她的心也在哭…
我丟下不求人, 拉起她的衣服, 她縮了一下… 我的心更痛了!
我放開手, 她哭著走下樓去找爸爸…
 
我一直以為 "打在兒身, 痛在娘心" 是大人教訓小孩又不要小孩恨他們的一種藉口, 一種誇張修飾的形容詞.
今天我真的血淋淋的體會到這句話的真實性.  真他媽的痛!!
要調教這塊心頭肉, 我想我要學習得更多才行.
 
老公帶著他走上樓來, 刷牙洗臉, 她嫌刷牙痛, 又不肯刷了.
她走進房間坐在地上, 似乎還在哭泣…
老公幫她穿了褲子, 她卻擠到我身邊來找我.  我牽起她的手, 帶她走到床邊, 抱起她讓她跨坐在我腿上, 我們就這樣緊緊抱在一起.
我輕聲對她說: "把拔和馬麻都愛妳, 妳也愛把拔跟馬麻對不對?"
她立刻點頭如捯蒜說: "對! 我愛把拔和馬麻!"
我花了五分鐘跟她解釋她剛才的錯誤行為, 又複習了一下上學的真諦, 她終於停止啜泣, 讓我幫她換上衣服並梳了頭髮.
今天還是跟往常一樣鬧轟轟地結束了早上的戰場, 準時把她送進學校.
希望她今天在學校也能過得很順利, 很開心.
 
 

Read Full Post »

 
一直以為自己擁有的很多很多– 家人, 朋友, 同事, 老的, 小的, 美的, 不怎麼美的, 帥的, 和稱不上帥的.
大部分的時候, 日子的確被這些人填滿, 這樣的生活看起來似乎很富有.
他們都是很關心我的人, 跟我的生活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
可是, 我卻愈發寂寞了起來…
我想去看電影的時候, 找不到一個和我一樣對這部電影充滿興趣, 並能一起討論劇情的夥伴同行.
我想去吃一頓精緻晚餐的時候, 想不出一個能對美食抱持感恩想法, 並能細細品味每一道菜色的心血, 卻不會抱怨等候太久或價格昂貴, 也不是囫圇吞棗後會對我說 "吃不飽" 的伴侶.
我想來一趟旅行的時候, 總是會有澆冷水的, 意見多的, 沒主見的, 太膽小的, 沒有錢的 (理由), 拖拖拉拉的, … 讓人還沒出發心就先涼掉了一大半.
我想參加的許多活動, 總是很難找到能一起同行的夥伴.
難道除了喝酒以外, 我所認識的朋友就對我一點興趣也沒有了嗎?
這真的是件很嚴重很嚴重的慘劇!
就在我寫下這篇文章的同時, 我想到也許是我太挑剔, 才會造成自己這麼多的問題.
可是, 興趣這件事不是本身就很屬一種被嚴格定位並有著高度喜惡取向的個人性風格指標嗎?
那麼, 尋求一個氣味相投的夥伴本身應該是一件對的事情囉!
很明顯地, 我的煩惱並不是在無病呻吟, 我被關心我的人圍繞著, 卻深深地感到寂寞, 因為我沒有一個氣味相投的朋友.
 
我曾經以為, 如果沒有能夠和我一起享受一件我喜歡的事情的朋友, 我願意放棄自己想做的事, 而去配合大部分的人做他們想做的事.
結果是, 大家都不盡然享受到那件應該被享受的活動, 因為那也許不是每個人心裡真正想做的事.
自己的心願一件都沒達成, 卻花費了好多的時間和金錢去做對自己來說沒有多大意義的事情.
我決定不再尋求陪伴, 學習自己一個人享受自己喜歡的事物.
開始的時候當然會覺得寂寞, 有一點點心虛, 一點點不安, 卻因為自己正在做一件能取悅自己的事, 我發現能夠打從心裡得到滿足.
沒有人陪伴再也不是件讓人感到寂寞的事, 反而更能隨心所欲, 不用擔心身邊的伴侶是不是會覺得無聊或排斥, 不用想該和身邊的人聊些什麼話題, 只需要全心全意享受這一刻的獨處和自己企盼已久的美好事物.
漸漸地, 我愛上了獨行的樂趣, 因為知道自己要的是什麼, 我的心終於不再感到寂寞.
我還是會呼朋引伴做些熱鬧的活動, 我不介意他們只有喝酒的時候才想到我.
我也樂於推薦自己喜歡的事物給朋友, 只是不會再因為他們的不感興趣而覺得沮喪.
我會興高采烈地規劃下一個夢幻假期, 並將這個想法 E-mail 給通訊錄上所有的好朋友, 如果沒有剛好能同行的夥伴, 我便自己收拾行囊, 準時出發.
我不再等待那個所有人都有錢有閒有心情的完美時刻, 因為我的時間並不會等我, 而我想完成的事情還有好多好多.
如果換個角度想, 要自己的朋友勉強參與他們不感興趣的事, 不也是種折磨嗎?
究竟一個人的寂寞比較寂寞, 還是在人群中的寂寞比較寂寞呢?
寂寞其實不是人數多少的問題, 寂寞說穿了其實只是自己的問題.
如果不懂得如何去取悅自己, 寂寞恐怕會成為一輩子的病灶.
 
我想我是受夠了! 我不認為繼續埋怨愛我關心我的人會讓自己變得比較不寂寞, 也不認為趾高氣揚的指控會讓朋友們更加愛我. 終於, 我克服了我的寂寞病, 那是一段由自怨自艾轉變為幸福的心路歷程.  我的生活依然是充滿了各種朋友, 親人, 熟識與不熟識的男人和女人, 我盡興地享受每一件事物帶給我的愉悅和刺激, 不論當時是有許多人或者只有我一個人, 我都不再容易在感到寂寞, 因為我找到了最真誠也最契合的 Soul Mate, 就是我自己.
 
 

Read Full Post »

Tuesday Night

 
 
星期二的晚上, 電視上播放著噁心的不知道什麼片名的驚悚影集; 一個滿臉爛瘡的蓬頭女子, 對著一個被嚇得面色鐵青的男人說, "你怎麼了? 發生了什麼事嗎?"  天哪! 這什麼片?!
手握遙控趴在床上不斷轉換頻道…
沒什麼好看的.
決戰伸展台今晚的比賽不夠刺激, 大家都表現得太溫和了, 那個被刷掉的設計師甚至連句髒話都沒說!
真沒意思…
 
老公躺在床的另一頭, 不斷有 "孜…" 的聲音從那邊發出來.
我爬過去扒在他身上, "為什麼會孜孜叫?"
老公正認真地用雙手握著手機打電動, " 被打到了就會孜孜叫…"
我把他摟得更緊些, 整個頭貼在他的側臉上, …"真的耶…你一直被打到耶…"
老公用臉把我推開一些, "……"
"妳會玩嗎? …要先打那個帶通訊器的!" 他說.
"喔~ 因為他會落人來嗎?" 我聰明地問.
"… 對!" 老公繼續戰鬥著.
我又貼近他的手臂, 整個人黏在他身上, … "你又被打到好幾次了, 怎麼沒有孜孜叫呢?"
老公先深呼吸了一口氣 … "我關掉了!"
"喔!" …           "孜…"   "孜…"   "孜孜孜…"  
"妳在幹麻?!"
"我幫你配音啊!"
"不需要!"
"……"
 
真無聊…
而且電動也打得太爛了!
我把一隻長腿橫跨在老公的肚子上, 緊緊地環住他的腰.   
他沒感覺! 繼續被敵人不斷打死…
我湊近他耳邊, 腳再夾高一點!  
他似乎覺得被擋到了, 於是把手機舉高一些…
我瞪著他將近有一分鐘, 發現他根本不知道我在瞪他!
"… 哇喔! 有一隻這麼長的美腿架在你身上耶! 是不是很興奮啊? " 我大聲地說.
老公有點不解地看看我, 再用餘光瞄了一下 "長腿", 說 " 嗯! 如果它真的有那麼長的話, 應該是會很興奮吧!"
 
我悻悻然離開他的身體, 趴回原來的位置, 繼續握著遙控換頻道…
好無聊的電視啊…
 
 
 
 
 
 

Read Full Po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