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Posts
Comments

Archive for April, 2008

 

更正啟示: 

敬啟者,

大話羞羞一文自公佈以來短短12小時內抱怨閱讀後產生肚痛症狀併發呼吸不順及酒醉測試之檢調電話如電影[七劍]中之萬箭齊發, 強強對準筆者而來. 來電粉絲除了恭賀筆者之機車功夫進步神速外, 主要是提醒筆者案發當時我那名為 Sonia 的好友其實尚未到場! (> <")  經筆者向當時在場之目擊證人查證屬實, 證明了–> 原來喝蠻牛也是會大恐鏘滴!! (畢竟自趴踢開始至我那名為 Sonia 的好友到場前, 整個案情仍膠著在喝蠻牛的階段!) 故在此更正文中所述下列內容:(其中一位又是我那名為 Sonia 的好友- 在如此激烈的局勢下尚能不斷將這樣的話題佐以燒烤加關東煮拼命地往嘴裡送!) 其實際狀況為: 我那名為 Sonia 的好友竟好膽在下體話題結束後方才姍姍來遲. 而筆者印象裡, 在眾人激烈的討論聲中, 我那名為 Sonia 的好友尚能在提供零星意見及其親身經歷之虞仍不停手的將燒烤倂關東煮死命往嘴裡送的片段, 乃是在進行[婆婆姑嫂大幹譙之婚後生存秘辛]以及[安德魯之謎-Who is 安德魯?]的單元中所發生的事情.

註一: 是滴. 我那名為 Sonia 的好友曾經也是有過婆婆滴, 目前業已恢復單身未婚之中年婦女身份, 敬請安心服用.

註二: 到底誰是安德魯? 截至筆者酒醒為止, 尚無人能查出此人身分以及為何會出現在 209 的討論當中. 據研判, 應與我那名為 Sonia 的好友之男性友人 call out 大猜謎單元相關.

Quote

話羞羞

 
真不知道 209 的姊妹們是都怎麼啦?
大家是已經膩到沒有內心話可講了嗎?
昨晚在那酒肉兄弟(居酒屋)的台灣勞工趴踢才剛開場, 只見林桂枝姊妹一屁股坐下來就開始大爆自己下體長了不乾淨的東西!
桂枝姊妹當場巨細靡遺地將自己下體的病情報給大家知道, 表情之生動豪不做作, 讓人好似真的看見了增生於她下體私密處的那顆該死的痘痘!
想不到當場還立刻有人附和說自己近來也有疑似這樣的症頭!
 
桂枝: 那邊長痘痘又擠不出真的粉痛! 一開始還不知道是什麼害我好怕是什麼致命的病變…
黃主任: 嗯! 真的~ 我前陣子月經來前那裡也長了一顆, 我就直接把它刺破擠出來就好了…
眾人: (驚!) 蛤~ 硬擠喔?!
黃主任: 要先刺破!! (阿是要我說幾次蛤?) 因為痘痘埋得很深吶!
桂枝: … 阿結果我就去看醫生, 可是又不知道那邊長東西是要看哪一科? 是皮膚科還是婦產科還是…
        … 又剛好那個來了, 就想說紅紅的不好意思去給醫生看, 就等那個走了再看.
        … 後來醫生一看就說: "阿妳這可能沒辦法了!"
眾人: (又驚!) 是怎樣?! 沒救六?!
桂枝: (得意的搖搖頭) 後來醫生就說那打一針! … 就直接對準那給它打下企了… (臉上又出現驕傲的微笑)
眾人: (驚嚇度 102%) 痛~ (簡直就像是現場每一個人都被對準了一針打下企一般!)
桂枝: 後來它就好了.
黃主任: 下次真的它一長出來就刺破擠掉就好了!
(真不知這位大嬸到底是在堅持些什麼!?)
 
"應該是內分泌失調吧!" 在這期間本人一直一直粉想插話都沒辦法, 光是她倆的討論就已經戰況激烈了, 當然最後這句"高見"也就迅速的失去了發表的時機, 沒能夠說出來 ><
回想起來, 我們所處的小店空間真的非常有限, 光是擠進我們五個女生幾乎就可以宣告客滿了.
在這種情況下用一般音量說話應該整間的人都能聽得非常清楚了, 何況是用加強語氣的方式比手畫腳地討論著大家都想偷聽的下體問題…
這兩人愈說愈大聲, 臉上並有隱隱流露出興奮的神情!
我必須承認, 當時的氣氛真的讓每個人都粉想加入討論自己的下體, 好像那裡沒長出些什麼來是莫大的遺憾.
我就很想告訴大家兩個禮拜前我那裡也長了一顆超硬的!!
而我真的也就給它縮粗乃了! (好羞…)
縮粗乃的時候心情頓時有 "喔耶~ 我終於加入她們的討論了!" 這種既快樂又興奮的感覺…
於是, 戰況立馬就演變成為三個已婚中年婦人在小居酒屋裡大肆喧張自己下體長出超級痛硬痘痘並施以血淋淋的殘忍的手段將之針灸或挖除的過程.
附帶另外兩位未婚單身中年婦女在一旁聽得血脈噴張的頻頻點頭如搗蒜.
(其中一位又是我那名為 Sonia 的好友- 在如此激烈的局勢下尚能不斷將這樣的話題佐以燒烤加關東煮拼命地往嘴裡送!)
相信若不是礙於未婚單身必須留一點給人探聽的特殊身分, 兩位大嬸也極有可能會奮不顧身的自爆身上所有隱疾和不名譽病但求娛樂大眾!
所幸, 這個關於下體的話題終於在上第三輪烤肉串時宣告結案 !
 
 
後記: 這才想起當時老闆有來用他的手機幫我們五個拍了一張合照; 希望他又一次大宿醉整個忘了我們討論的內容, 不然只能祈求他大發慈悲不要把我們昨晚的行徑寄去壹週刊賺取爆料費才好.  ((><"))
 
 

Read Full Post »

大話羞羞

 
 
真不知道 209 的姊妹們是都怎麼啦?
大家是已經膩到沒有內心話可講了嗎?
昨晚在那酒肉兄弟(居酒屋)的台灣勞工趴踢才剛開場, 只見林桂枝姊妹一屁股坐下來就開始大爆自己下體長了不乾淨的東西!
桂枝姊妹當場巨細靡遺地將自己下體的病情報給大家知道, 表情之生動豪不做作, 讓人好似真的看見了增生於她下體私密處的那顆該死的痘痘!
想不到當場還立刻有人附和說自己近來也有疑似這樣的症頭!
 
桂枝: 那邊長痘痘又擠不出真的粉痛! 一開始還不知道是什麼害我好怕是什麼致命的病變…
黃主任: 嗯! 真的~ 我前陣子月經來前那裡也長了一顆, 我就直接把它刺破擠出來就好了…
眾人: (驚!) 蛤~ 硬擠喔?!
黃主任: 要先刺破!! (阿是要我說幾次蛤?) 因為痘痘埋得很深吶!
桂枝: … 阿結果我就去看醫生, 可是又不知道那邊長東西是要看哪一科? 是皮膚科還是婦產科還是…
        … 又剛好那個來了, 就想說紅紅的不好意思去給醫生看, 就等那個走了再看.
        … 後來醫生一看就說: "阿妳這可能沒辦法了!"
眾人: (又驚!) 是怎樣?! 沒救六?!
桂枝: (得意的搖搖頭) 後來醫生就說那打一針! … 就直接對準那給它打下企了… (臉上又出現驕傲的微笑)
眾人: (驚嚇度 102%) 痛~ (簡直就像是現場每一個人都被對準了一針打下企一般!)
桂枝: 後來它就好了.
黃主任: 下次真的它一長出來就刺破擠掉就好了!
(真不知這位大嬸到底是在堅持些什麼!?)
 
"應該是內分泌失調吧!" 在這期間本人一直一直粉想插話都沒辦法, 光是她倆的討論就已經戰況激烈了, 當然最後這句"高見"也就迅速的失去了發表的時機, 沒能夠說出來 ><
回想起來, 我們所處的小店空間真的非常有限, 光是擠進我們五個女生幾乎就可以宣告客滿了.
在這種情況下用一般音量說話應該整間的人都能聽得非常清楚了, 何況是用加強語氣的方式比手畫腳地討論著大家都想偷聽的下體問題…
這兩人愈說愈大聲, 臉上並有隱隱流露出興奮的神情!
我必須承認, 當時的氣氛真的讓每個人都粉想加入討論自己的下體, 好像那裡沒長出些什麼來是莫大的遺憾.
我就很想告訴大家兩個禮拜前我那裡也長了一顆超硬的!!
而我真的也就給它縮粗乃了! (好羞…)
縮粗乃的時候心情頓時有 "喔耶~ 我終於加入她們的討論了!" 這種既快樂又興奮的感覺…
於是, 戰況立馬就演變成為三個已婚中年婦人在小居酒屋裡大肆喧張自己下體長出超級痛硬痘痘並施以血淋淋的殘忍的手段將之針灸或挖除的過程.
附帶另外兩位未婚單身中年婦女在一旁聽得血脈噴張的頻頻點頭如搗蒜.
(其中一位又是我那名為 Sonia 的好友- 在如此激烈的局勢下尚能不斷將這樣的話題佐以燒烤加關東煮拼命地往嘴裡送!)
相信若不是礙於未婚單身必須留一點給人探聽的特殊身分, 兩位大嬸也極有可能會奮不顧身的自爆身上所有隱疾和不名譽病但求娛樂大眾!
所幸, 這個關於下體的話題終於在上第三輪烤肉串時宣告結案 !
 
 
後記: 這才想起當時老闆有來用他的手機幫我們五個拍了一張合照; 希望他又一次大宿醉整個忘了我們討論的內容, 不然只能祈求他大發慈悲不要把我們昨晚的行徑寄去壹週刊賺取爆料費才好.  ((><"))
 
 

Read Full Post »

 
 
最近一連發生好幾起關於肚子問題的案例, 不知是不是肚子的話題又開始成為主流?
 
案例一:
近來流行一種腸胃型感冒, 在下的女兒就不幸染上, 結果上吐下瀉至今已邁入第五天.
看了三次門診, 分別是兩家醫院, 三個醫生.
不知是第三位醫生的醫術比較高明? 還是病情到了第五天本來就該漸趨緩和?
吃了他兩包藥之後, 女兒不再吐了, 咳嗽次數也稍微減少, 但肚子痛和拉肚子的情況仍持續當中.
爆漿噴發的威力仍勢如破竹, 千軍難擋! … 唉喲喂呀~ 可憐的小屁屁呦!
 
案例二:
友人麥可最近老覺得肚痛不止, 據說痛到已經影響其日常生活作息, 讓他相當地困擾.
去看了醫生, 照胃鏡, 連骨科和肌肉方面的門診都看了, 全抓不出問題!
終於在昨日自行發現了病因所在, 豁然開朗.
  .
  .
  .
 
 嚇!  兇手竟是那褲子!!
(案: 友人麥可婚後自甘墮落外加中年發福導致褲子變緊, 鎮日不斷收縮小腹縮到肌肉酸痛卻仍無自覺~)
本人在此宣布此案為本年度最腦殘之行為冠軍. YA~ 恭喜麥可!
 
案例三:
另一位與本人相識多年的"老"友傑克, 在結婚近八年後, 並於其妻不斷且堅忍的頑強抵抗之下,
終於在今年二月間突破心防(推算應該是過年那時候在家櫻櫻美黛子所幹下的好事!) 以48歲高齡之軀成功著床!
在歷經八年的艱苦抗戰後, 總算得已偷偷搞大自己老婆的肚子, 讓她只能屈服於生米主成熟飯的事實! (畫面:傑克一手刁煙一手叉腰淫笑著望向遠方.)
不過終究是可喜! 可賀啊! 
想到連48歲的傑克都能無畏世俗眼光, 為提高傳宗接代的機率, 不惜在每次辦事前先打個手槍鍛鍊小蝌蚪的活力 (這是據他本人親口告訴我的秘辛)… (真的不願意再想下去了!)
朋友們! 還在為你的積弱不振找藉口嗎?!
在此本人要為傑克老友的成功致上最最崇高的敬意!
恭喜傑克大老爺~ .
 
案例四:
終究, 還是要提一下本人自身的肚子大問題.
我並沒有懷孕(畢竟姨媽一家人兩個禮拜前才剛來過), 可這顆肚子卻在今年二月間迅速壟起成型. (驚! 竟然與傑克大老爺的著床時機重疊!!)
無論我是如何的狂縮小腹外加節食並配合瑜珈的雙重加持, 一條白嫩嫩的鮪魚肚依舊強強要擠在本人的褲頭和上衣之間.
每每在含淚忍受一夜的飢餓煎熬後, 醒來立即去找磅秤結算成果, 但答案總是和前一天差不到0.5kg, 真的很惱人!
久了都不禁懷疑磅秤是不是早就歸組派了了?  於是改採用兩個磅秤(類比式磅秤+電子體重機)以實事求是的科學精神來探究問題的根源.
沒想到自此我的信心遭受了更殘酷的打擊!
不但是體重沒下降, 體脂肪竟火上加油的以每日1扒仙的速度爆衝!!
體脂機每天都只在最圓滾滾的那個小黑人出現時狂閃不止, 害我都覺得是不是身體快要裝不下暴增的脂肪即將爆炸!
想想自我懂事以來, 即不斷與肥胖交手, 勝負過招逾二十個年頭, 早已身心俱疲心力交瘁了.
如今卻遇到了史無前例的瓶頸, 眼看即將晚節不保, 步上老年癡肥的悽涼命運.
神啊! 請救救我吧! 讓我重新找回過去腰瘦的姿態~     我這下求您啦!  嗚嗚嗚… (啜泣)
 
 

Read Full Post »

 
 
從前因為開店的關係, 訂過一陣子歐美風格的時尚雜誌. (真的就一陣子啦! 因為店很快就倒閉了 ><)
沒事喜歡翻一翻 (因為生意清淡沒客人), 想說充實一下流行資訊, 卻一直覺得整個跟社會很脫節.
好像雖然大家都愛雜誌裡介紹的名牌東西, 卻還是堅持走一個平實的 LBD 混搭路線.
普通人如果每天穿得像 VOGUE, BAZAAR, 或是 ELLE 一樣走在街上, 應該會覺得整個社會都變得做作起來了吧!
比如:
有一天想吃個牛肉麵, 趕緊到衣櫥裡挑一件 Marc Jacobs 小洋裝, 登上一雙 LV 骰子尖頭鞋, 再提個 Hermas 凱莉包, 出門就非坐小黃不可.
因為穿成那樣走路會弄壞弄髒一整個月的薪水換來的 LV 鞋, 騎鐵馬會顧不得隨髒空氣飄揚的 MJ 裙擺和極可能被自己踩到或踢落的凱莉包!  
一路上可能看見政府的道路工程被迫開始在各大街小巷鋪設紅地毯…
麵店老闆娘穿著一襲深V直達胃部的 GUCCI露奶亮片裝在煮麵…  
放眼忘去, 週遭瀰漫著一片五彩圖騰和深邃煙醺的臉龐, 觸目可及一條條暴露的腰臀肩臂和大腿…
而且, 走在時代尖端必練得一身四季顛倒的好功夫 –> 冬天披上輕薄春裝, 夏天必穿貂皮棉襖!
精品時尚這東西, 如果不是每天每天日以繼夜的趴踢趴踢, 好像就跟日常生活都沾不上邊了!
 
回歸朝九晚五的上班族之後, 傾向較具實用性的日系雜誌.
說到日系雜誌真的很深得民心, 就像日劇一樣那麼的平易近人, 總是上演些會發生在市井小民生活週遭的情節.
從前唸書時同學們愛傳閱的 NONO 雜誌, 裡面就會出現些上班族通勤服搭配法, 或是學生假日便服搭配法之類的實用教戰手冊.
而且酷愛為每套服裝的搭配加上自以為的旁白.
像是: 今天跟松阪先生約了看電影! 好期待喔~(一副喜滋滋的臉龐, 眼角向右上瞟~)
或是: 和渡邊先生約好了一起吃飯, 卻臨時被客戶叫去開會. 該怎麼辦呢? (咬著下唇一臉懊惱的表情!)
還有: 撘電車時遇見了心儀已久的山本先生, 不知他注意到我了嗎? (害羞的低下頭…)
這類有的沒的內心OS, 直到現在的日系雜誌仍深愛不移!
還有一大堆可愛的裝飾小物, 流行的時髦糕點, 貼心的保養和化妝教學, 髮型如何搭配臉型…等等.
再再顯示出日系雜誌的貼心和用心.
(想到人家連妳在公司茶水間跟上司搞曖昧的情節都幫妳想好了, 還有什麼比這更"感心"的?)
 
不過, 話說回來, 日系雜誌在服裝風格和造型上有很大的區別.
畢竟日本有一群特別支持109辣妹的死忠者, 也有一群偏愛恬靜高雅的菜菜子風格的追隨者, 造成一股辣者恆辣, 甜者永甜的窘異風尚同時存在.
前陣子一直在潛心修練 VIVI 寶典, 幾本 VIVI 都快被我翻爛了, 總還是介紹些渡假風 BIKINI 款式和笑臉T恤, 要不就是夜店風, 露奶風, Bling Bling 風.
說到這笑臉T恤, 真的很想再狂剿一次我那名為 Sonia 的好友!
–> 不要以為人瘦就可以裝年輕裝到連自己都快深信不疑的境界!!
 
VIVI 風格這件事在我心裡一直沉潛隱忍了很久, 雖然常看到 model 們在我深愛的威基基海灘上翹著屁股取景, 但我很清楚這不是常態!
人不能老是活在只有比基尼和花短褲的世界裡!
人也不能老是把稍稍長一點點的T恤當成洋裝穿!!
人更不能老是把眼睛給笑咪了還咬著下唇坐在吉普車引擎蓋上吃冰淇淋!!!
 
直到上個禮拜, 我那暫時與時尚無緣的妹妹借了我一本 WITH 雜誌.
正當還在不可置信的看見雜誌內熟悉的上班族內心 OS 橋段時, 另一個應當被判與時尚結怨的朋友竟付和著說:"我覺得 WITH 裡的衣服真的很優耶!"
天那~ 我竟被這兩個為時尚仇視的人用罵人不帶髒字的方式給侮辱了!
原來 OL 界的魁花寶典竟是這一本!!
記得當時年紀小, 覺得 WITH 太老氣, 中規中矩的淑女風格不適合內心狂野的我.
但時過境遷, 如今唯有它–才是王道!
我又在裡面找到了 OL 通勤服搭配的教戰手冊, 實用的色彩搭配, 小物裝點及髮型修飾.
還有那熟悉的一週七天每天不同的上班族內心的OS.
" 關口先生今天看起來好帥啊! 我該主動出擊嗎?" (食指放在臉龐, 嘟嘴並將臉45度傾斜)
" 啊! 忘了將開會的資料匯整, 今天又要加班了…" (無奈皺眉, 疲累的靠在椅背)
" 今天在茶水間遇見了新上任的事業部經理織田先生, 他竟問我: 是不是在哪裡見過? … 就這樣被搭訕了…" (笑淫淫, 雙手按著臉頰害羞狀)
……
有趣的自以為的內心 OS 啊!
道出了多少庸人的痴心夢想和花痴般的三八行徑啊!!
這真是日系雜誌裡最最令人感動的地方了喲!
 
 

Read Full Post »

鱷魚的眼淚

 
 
上班途中, ICRT 介紹了國家地理雜誌一個有趣的發現 :
西諺有句話叫 "Crocodile tears", 是說鱷魚在大啖獵物時, 會留下眼淚, 其實是"貓哭耗子假慈悲".

科學家發現, 鱷魚之所以流淚, 並不是因為悲憫或同情獵物這類情緒上的反應所造成.

鱷魚流淚的理由, 目前有三種說法:

一是: 鱷魚大口咀嚼獵物的動作會引發淚腺分泌.

二是: 鱷魚在咀嚼時所發出的嘶嘶聲, 刺激牠的淚腺分泌.

三是: 鱷魚的眼淚純粹只為保護眼睛的作用.

 

其實還有第四種說法: 鱷魚流淚是為了排除體內的鹽分, 因為牠的腎功能不佳.

 

 

在古埃及, 古希臘和羅馬的文獻或傳說中, 都曾提到關於鱷魚攻擊人類(或其他獵物)的方式:

發出呻吟和嘆息吸引獵物 > 咬死獵物 > 對著死去的獵物哭泣一番 > 大口吞下獵物

 

鱷魚因為身理機能造成牠可以不帶情緒地哭泣, 卻無意中成了 "陰險狡猾" 的代名詞.

就連莎士比亞也不肯放過牠.  在奧塞羅中寫道: "假如地球上充滿了女人的眼淚, 那一滴滴落下的, 都是鱷魚的眼淚…"

所以說, 愛哭的女人, 如今也和鱷魚走上了相同的命運 – 被冠上 "眼淚的騙局" 這樣的罪名.

眼淚是騙局?

這未免太對號入座了!

男人啊~ 你們認真追究過女人眼淚背後真正的原因嗎? 像科學家努力探究鱷魚的眼淚那樣?

還是, 騙局其實只出於男人自我膨脹的想像?

 

 

Read Full Post »

 
 
不知道是我的問題還是怎樣, 身邊的朋友們都愈發忙碌起來了.
也許到了這個年齡, 成了家以後就該往立業的目標前進, 大家應該都是這麼想的吧?
所以, 每個人不是忙著自立門戶, 就是嘗試著轉換跑道.
進修, 考證照, 積極投資生財, 好努力好努力的樣子, 我都看見了.
而我, 還是像過去一樣, 很輕鬆的看待自己的工作, 很努力的想做更多的休閒活動…
米蟲? 
其實我對刺激台灣的經濟發展也有一定比例的貢獻, 每年還要納很多的稅.
我曾經也想當個女強人, 可以在會議上卯起來拍桌子罵人.
這當然從沒有發生過! 我總是在會議中忙著揮筆記下所有吵架內容的那個人.
據統計, 平均每個人在35歲前會換過5個工作.
我不知道這是哪個年代的統計, 雖然我還不到35歲, 但這的確已經是我做過的第五份工作了, 我不想換.
不想換的原因, 不是因為發展性好, 升遷機會大, 能賺錢之類的排行榜前幾名的理由.
也許是工作性質的關係, 做秘書或助理的最大的發展和升遷, 不過就是坐到老闆的大腿上嘛?
而老闆呢? 也就是老啊! 又愛版個臉! 把人呼來喚去的催著做一堆事, 然後他突然靈光一閃全盤推翻剛剛說的, 然後要你再做一遍他的 New Idea!
做得愈認真, 老闆愈是要丟給更多更繁瑣的工作, 似乎是要讓我相信, 這輩子想爬到他腿上是不可能的事了!
反而我愈沒事做, 說的話老闆愈愛聽! 這簡直跟我在書上讀的老師教的完全背道而馳!
於是我換工作換工作, 愈換錢愈多, 愈換工作愈輕鬆, 如今已經到了隨心所欲不逾矩的境界.
誰還會想換?
也許是覺得看夠了吧! 我不再羨慕那些每月出差的空中飛人, 或可以在開會時吹鬍子鄧眼睛的大人物.
我只是個小小秘書或助理, 是黑暗中的操盤手! 你們這些笨蛋!
工作在我生命中只能佔一小塊的比例, 因為我要花更多的時間去和家人及朋友一起享受美好.
雖然也有小孩要養, 還要盤算他長大後留些什麼給他…
算了算了! 這麼重要的大事, 還是留給一家之主的爸爸去煩惱就行了!
要我不當米蟲, 我會變成什麼呢?
假如一定要的話, 我想變成一隻蟬, 在縱情囂張地瘋狂叫嚷一整個夏天後, 了無遺憾地結束這快樂的一生.
 
愚人節快樂~
 
 

Read Full Po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