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Posts
Comments

Archive for June, 2008

 
 
Life, there are circumstances you can’t do nothing about it.
I always found myself in a twisted family status; not strange, not exceptional, not bizarre, but totally twisted!
Do I feel comfertable with that since it’s already decades past? 
NEVER!  I hate it!  But I am getting used to just accept it.
My family is like a big ridiculous farce.  We’v played the most ugly and dirty moral tragedy for years.
Only the bad guys are getting crueler and more coldhearted, yet the idiot seems to be just fatuous as usual.
Yes, I convinced that my family, the whole family, is rich.
And just because this damned wealthy, it’s not even my father’s generation’s achievement, cause this unbelievable ruin.
When we’re talking about the rich family, it’s actually not my folks, but my uncle, my aunts, and their own families.
A tragedy to be called a tragedy for reasons — the darkest human nature drives the whole thing.
I am not saying that our adversity is only caused of the bad guys’ bad hearts. 
Even it is because of the bad guys’ bad hearts, the idiot’s insensitive and the self-righteous are the exactly death wound!
When I looked back to the whole family things in the past years, I realized once you are involved with money, everyone goes vicious, greedy, and nuts!
No one would be considered innocent when dealing M.O.N.E.Y!!
In the upshot, whoever offered the most to Satan, the whoever could ever be the final winner.
And GOD! You didn’t do your job, or you did it lousily!
So life, if you really wanna be happy or even wealthy, just repeat after me — Vice in, Goody out!
 

Read Full Post »

 
 
10:01PM 手機響起妳專屬的來電鈴聲, 我在床上按著酸痛的左腰蠕動著想儘可能加快速度接起電話.
雖然我已經昏睡了, 身為一個有小孩的已婚中年職業婦女, 我的作息通常不容被攪亂!
所以, 我猜想妳必定是鼓起了相當的勇氣才按下了撥號鍵.
 
我: 喂…
妳: (哽咽… + 啜泣…)
我: 別哭了.
妳: (更大聲的哽咽 + 啜泣…)
我: 好了… 沒事了… 別哭…
妳: 嗯嗯啊啊… 哇啦哇啦… (又一陣哽咽 + 啜泣…)
 
其實, 在我接起電話的同時, 當妳的第一聲哽咽傳進我耳裡, 即便我剛剛還睡著, 我依然確實地接收到了妳要對我說的一切.
所以妳大可以在電話裡唏哩呼嚕個一整晚, 我都不需要翻譯成人類的語言.
只是, 當下我卻面臨了一個極大的障礙 — 我竟想不出一句像樣的貼心話來安慰妳!
我瓶頸了!!!
 
妳一定很傷心以為我態度冷淡, 因為我從頭到尾好像只不停地對妳說 : [別哭!]
其實, 我的內心和大腦都在拉警報! (這讓我想到海綿寶寶腦袋裡無數的海綿寶寶翻箱倒櫃找名字的那一集!)
哭成這樣, 我卻說不出一句話來告訴妳我沒有生氣或怪妳或想責備妳的意思.
而最後對妳擠出唯一的一句勉強算是安慰的話語竟是: [加油!]
OH~ MY~ GOD~
我才是真正的大黑暗了!!!!!
 
掛了電話後我整個被自己驚醒! 
我失眠了…
原來, 我其實是一個不會安慰人的人啊!!
這樣說起來, 我說我 "其實沒有真正安慰了誰" 還真是血淋淋的事實勒~
那麼那些曾經把我當生命線將他們畢生的苦難說給我聽了人們啊! 你們都還活著嗎? 不會在說給我聽之後就懷著更加破碎的心去跳海了吧?!
真是罪過啊!!
 
朋友們! 在此要懇請你們原諒我的無心之過.
我是站在你們這邊的! 我並不冷漠, 只是, 我不是一個能說出溫暖人心的話語的人!
我很會罵人, 但我不會安慰人! 只能將這份守護的心情, 埋藏在我心深處~
不能再造孽了…
所以今後, 若想尋求精神上的慰藉, 請撥打 1995 (要救救我!) 國際生命線台灣總會, 它會直接轉給當地生命線協會協助服務.
若想尋求身理上的舒發, 請撥打 0204 國際色情電話總會, 它會直接為您轉接剛好有空的客服人員為您服務.
… 加油!
 

Read Full Post »

我 ≠ 我們

 
 
我一直以為當朋友難過的時候必須給予他們安慰.
我一直以為當姊妹受到不平等待遇的時候必須站出來維持正義.
我一直以為當任何朋友或姊妹的感情遇到挫折, 受傷, 被欺侮, 甚至被踐踏… 卻還依然為此奮不顧身的時候, 我就應該要站出來, 給予一記當頭棒喝!
 
殘忍的是, 我的好朋友好姊妹裡情路走得通行無阻的, 零!
於是, 我好像習慣了一種循環.
只要是有人感情受挫又不可自拔, 那人就被認定是個呆子! 就註定了被我永世不得超生地譙到她和他真的徹底了斷了為止.
而這種非善即惡的二分法判定似乎也就成了我的真理.
其實, 情況大致來說也沒什麼不對的地方, 因為不可自拔的人還真有其不可原諒的盲目和愚蠢, 所以我可以罵得更加理直氣壯… 至少, 我以為我可以.
但我卻忘了, 再低等的生物都會為自我生存而產生本能的進化.
原來我比低等生物還不如, 因為我完全沒發現朋友姊妹們在自己眼前默默進化的事實.
在我眼前她們笑, 她們大聲和我一起咒罵那個讓她哭泣的男人, 信誓旦旦地說要擺脫這樣的悲哀情節… 甚至, 她乾脆連提都不提了.
事實上, 她們只是想讓我安心, 不想再挨罵… 而真正相信她們會走出來的只有我而已, 她們甚至連自己都不曾相信過!
我突然覺得自己才該感到真正的悲哀… 其餘的, 我還說不上來.
原來我其實一直都沒有真的幫助到誰, 安慰到誰, 鼓勵到誰, 點醒過誰…
是我讓她關上了心門, 害她連說出來發洩情緒的勇氣都沒了.
我的真理變成了大家內心沉重的壓力.
 
對不起, 親愛的妳~
我忘了在愛情的世界裡, 其實沒有真理!
我原來不是妳, 自然也不可能懂得在妳故事裡屬於妳的那一份追尋.
我忘了一直以來, 自己也是重複地踩著盲目和愚蠢的腳步走到這裡, 竟以為自己忽然變得聰明了?! 
大錯特錯!
所以, 親愛的妳, 繼續去愛吧!
如果夢境已是這樣的破碎, 妳卻還不想醒, 那就讓我替妳把光明趕走, 把聲音關掉, 讓妳可以繼續把夢走完.
如果它終究還是一場幻滅, 至少, 那時妳已能夠真正明白了結束的意義.
雖然我給不了妳安慰, 給不了妳忘卻傷痛的勇氣, 但我有很多很多的祝福, 希望夠讓妳這輩子無後顧之憂地揮霍了~
 

Read Full Post »

我們

 
 
這兩天我和林專員(目前已確認正式升格為林碩士)下班後都在一起廝混!
為了彌補她去用功拿碩士這段時間來對我造成的精神損失, 同時也狂賀以她這樣的腦袋不用去陪教授睡覺就能順利獲得碩士的頭銜!
總之, 我們又在一起真是太令人高興了!
高興到兩個人大孔鏘後又狂 call 我那名為 Sonia 的好友, 然後一起狠狠的, 放肆的, 毫不留情的, 一點沒有轉圜餘地的(是說我和林碩士沒有轉圜餘地了) 把她大譙了一頓.
現在想想, (其實我真的能想起來的情節並不多了) 我好擔心 209 的聚會又要莫名其妙少一位成員了…
希望我那名為 Sonia 的好友不會效法去年聖誕趴後就消聲匿跡的那位會員朋友才好啊~~
會這麼擔心, 其實都要怪林碩士!
因為昨晚在大諫譙的過程中, 林碩士對著電話  — 唱歌了~~~
真素太難聽了, 我猜想電話那頭的可憐人兒應該有落淚吧!
難聽到我的腦袋今天一整天都還有一點點回音, 害我整天 NG 無法思考!!
這麼愛唱我決定要偷偷幫林碩士報名參加哈林的百萬大歌星!!!
但想想林碩士昨晚只唱了一小段歌詞就立即被我那名為 Sonia 的好友指出錯誤 — 緊閉著雙眼又拖著錯誤, 真愛來臨時你要怎麼 "抓" 得住~~ (是"留", 答案是"留"啦!)
我決定還是推我那名為 Sonia 的好友上去會比較有勝算! 嗯!
大家應該不會反對吧?

Read Full Post »

姨媽不要來

 
 
一連下了幾天的雨, 整個人莫名的煩躁起來.
明明一樣地清閒, 一樣上班無所事事, 一樣整天上網逛拍賣, 看好笑的網誌, 看日劇, MSN…
可是, 同樣的事在這幾天做起來卻無端得教人心神不寧, 靜不下心, 更笑不出來.
相信這些天來我的臉部表情應該是相當的面目可憎! (由於煩躁加上天氣悶熱出油量暴增又狂長痘痘, 於是毅然決然改走一個素顏的路線!)
為什麼會這樣地煩躁呢???
回想起來, 打從月初的209 嬉皮趴後就不斷地從自己口中聽到 [][][][] … 這類的字眼.
那晚的聚會真可謂是史上最悶的一次! 也不曉得問題出在哪裡, 總之大家都有氣無力聊得有一搭沒一搭的, 再加上又有旁人來亂
當晚回到家後聽見老公的第一句話竟是: [今天怎麼這麼早回家?!]   (煩耶~)
接著就開始沒完沒了的下雨了…   (~)
接著老公開始每天問: [怎麼還沒來有沒有問題啊怎麼還沒來?]   (~)
接著我開始了可憎的素顏路線…   (很煩~)
雖然還沒出現心跳加快, 面部潮紅, 呼吸急促這類更年期的徵兆, (如果有, 我就真的欲哭無淚了!) 我仍舊是煩躁到一個不行!!   (好煩啊~)
接著, 老公還是不斷繼續提醒著我 :[還沒來嗎還沒來嗎?]   (簡直煩死人了~)
……
 
突然間, 我豁然開朗了!
這是經前躁鬱啊!!
記得小時後我從來都不曾有過什麼經前經後躁鬱這些有的沒的讓人聽了莫名其妙的症頭, 整個人快樂得不得了, 即使是在姨媽全家都來的情況下!
直到這兩個月, 發現自己在親愛的姨媽還沒敲定到底是哪天才有空大駕光臨前, 就開始莫名的躁鬱了起來, 心煩意亂不知該準備什麼來招待親愛的姨媽
 
年過三十的女人, 日子過得真的比一般人都還辛苦.
新陳代謝降低, 體力變差, 食慾變好(這是最可怕的!), 腰酸背痛變得頻繁, 體脂數增高, 肌肉比降低(本來小時後就已經夠低的了!) 加上睡眠品質嚴重不良
現在又多了一項經前躁鬱!!
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是我啊~~~~
讓我不禁想輕輕地唱
 
 
姨媽不要來    (改編: 黎明不要來)

姨媽請你不要來
就讓美麗心情 永遠存在
留此刻的一片真
伴幸福的這份愛
命令靈魂清新愉快
請你喚姨媽不要再不要來
現在舒爽感覺
放我浮世外
而清風的溫馨
在冷雨中送熱愛
默默讓月經突破障礙
不許小紅 教人憂煩
悠悠良夜不要變改

不許小紅 教人憂煩
悠悠良夜不要變改
請你命姨媽
不必要再顯姿彩
現在夢幻詩意
永遠難替代 
一旦姨媽來
在漆黑中擔著心
害怕小紅漏出來

 

Read Full Post »

 

姓名:葉夫根尼‧維克多維奇‧普魯申科 / Evgeni Victorovitch Plushenko / Евгений Плющенко
昵稱:Zhenya、Plushy
生日:1982年11月3日
國籍:俄羅斯
出生地:Solnechni
身高:178cm
體重:67kg
家鄉:聖彼德堡
現居:聖彼德堡 
職業:全職運動員
項目:花樣滑冰單人滑
開始滑冰:1986
國際滑聯(ISU)世界排名:男子組第一
個人短節目最好成績:90.66(2006年2月14日,都靈冬奧會)
個人自由滑最好成績:167.67(2006年2月16日,都靈冬奧會)

 

第一段影片是 Evgeni Plushenko 在 2006 冬季奧運上與小提琴的夢幻演出. (Tosca Fantasy)  看不到請按這裡

    

 

 

第二段影片就是傳說中 2006 冬季奧運上的 Sex Bomb !! Ya~  (不看保證你這輩子都會在悔恨裡渡過呦~)  看不到請按這裡

 

 

嘿嘿~~~   沒騙你吧!  是不是很讚啊?  
果真是集優雅和搞笑於一身的俄羅斯美型男啊!
葉小弟弟目前已成為本宮全新力捧之超級偶像, 並本宮 2008 之夢中情人暨最想發生一夜情的對象了!! ( 詹姆士請閃邊去 !)
請大家起立掌聲鼓勵鼓勵~~~

Read Full Post »

淪陷回憶

 
 
因為寫詹姆士的關係, 我又翻出了以前在夏威夷的照片.
雖然不多, 全部也只有六大本而已, 滿載了我最輝煌的青春歲月的六本相簿.
一面翻著, 一面回想拍下照片當時的片段, 和那段時間所發生的點點滴滴…
我發現和詹姆士的照片不多, 全部也只有三張而已, 畢竟對我們來說彼此都只是過客.
而相本裡最多的是和當時一起在學校念書的台灣朋友們, 大家經常聚在一起吃飯喝酒聊心事.
對於這些遠在他鄉的遊子們來說, 鄉音和中華料理是最能一解鄉愁的萬靈丹.
一些朋友們甚至在那裡找到共渡一生的伴侶, 連 Baby 都生了. (動作還真快啊! 你一定也這麼想的吧?)
在那段說長不長說短不短的兩年半裡, 大家都很努力的用功讀書, 同時也很努力的享受生命.
一張張的照片訴說著往事歷歷, 我發現每隔一段時間, 照片裡的自己和伙伴們就愈發成熟, 眼神也變得更加堅定了.
有許多照片是和更常一起 Party 的 Clubmate 的合影. (同班同學叫做 Classmate, 那同去 Clubs 玩的夥伴不就該叫做 Clubmate?)
有來自阿根廷, 巴西, 墨西哥, 美國, 泰國, 韓國, 埃及, 希臘, 瑞士, 伊朗, 香港, 菲律賓, 日本, 新加坡, 印度, 紋萊… 大家親熱得像一家人, 可以合唱 We are the World 了!
和這些來自世界各地的朋友們相處, 我學到了很多書本上沒教的事, 從他們身上體悟到的人生, 應該比我在研究所裡學到的知識還更多更令人深刻吧!
而這些色彩繽紛的照片裡, 當然也埋藏了自己的每一段愛情…
我是這麼一個認真用生命去愛的人, 那些站在自己身旁或身後對著鏡頭甜蜜微笑著的大男孩們, 如今想回起來卻依然令我揪心.
故事雖然不長, 我願意相信每一段的付出都在彼此心中留下了痕跡 — 專屬的痕跡.
我想, 青春如果不帶點痴, 我應該會覺得遺憾死了吧!
翻著翻著, 想起那段時間裡我竟也去了不少地方.
我曾帶著男友一聲不響地飛往 San Jose, 只為和他共渡一個能相互取暖的聖誕節; 也曾隻身勇闖西雅圖, 享受一個人旅行的孤獨; 還一度遠赴德國, 只為追尋一段未知的愛情; 和朋友們去 Big Island 過春假, 體驗火山和牧場生活的全新感受; 許多個週末的 Hiking, 和夥伴們一起挑戰並征服夏威夷的一座座山峰; 甚至還在 New York 的雙塔被炸毀前一個星期飽覽過大蘋果的都會風情 (還好我有上去過了, 頂樓的那家 Club 真的棒呆了!)…
看著照片, 這些曾走過的所有美好和不美好, 歡笑和淚水, 曾有過的心動和心碎, 如今在我心中都成了最最最珍愛的寶貝!
懷抱著這些回憶, 我被困在裡面, 一時走不出來…
 
 
女兒過來指著照片問我這些人是誰? 在哪裡?
我失魂的望著她, 心中的感受很複雜…
[這些是媽媽在夏威夷唸書時的朋友…] 我輕描淡寫的回答.
[喔! 我也要去夏威夷! 媽媽, 我們明天去夏威夷好嗎?] 女兒興奮地鑽進我懷裡, 刷刷的睜著大眼睛望著我.
 
 
抱著她, 我笑了…
 

Read Full Post »

Older Post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