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Posts
Comments

Archive for July, 2011

哎呀

哎呀哎呀~

A friend of mine kept sighing!

人怎麼老是這樣?

她看著手機, 若有所思……

“他沒打來.” 說著臉上透漏出些許遺憾和一抹失落.

“我希望他都不要打來了! 我一聽他說話就不耐煩!” 她的臉上帶著慍怒.

“可是…” friend of mine 繼續敲著手機好讓螢幕顯示出最新動態……

“我這是在等什麼呢?! 踏馬的!” friend of mine 甩開手機, 想想又撈了回來……

在小框框裡敲來敲去, 忽然又整個丟開.

“老實說, 我已經感受到結束了.” friend of mine 悄聲說.

“我已經連續三天夢見他和他的小孩……”

“我受不了他和我提到他的小孩……”

“我受不了他寫的詩……”

“我受不了他想同時擁有這邊和那邊……”

“我受不了他自以為的幽默……”

“我受不了他總是在同樣的時間說著同樣的話……”

“我受不了他忘記他在同樣的時間說過同樣的話……”

“我受不了我對他刻意的冷漠……”

“我受不了他裝作不曉得我刻意的冷漠……”

“我受不了……”

我安靜地聽著……

Friend of mine 卻不說了.

我想, 她是受不了她自己了.

她受不了要將一顆心撕成片斷……

受不了明知道會失望卻還期待……

受不了被約制在手機的來電顯示……

受不了的是她決定要受……

哎呀哎呀~

A friend of kept sighing…

 

 

Read Full Po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