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Posts
Comments

Archive for the ‘Grumbles’ Category

Summer~~

 
 
夏天真的來了…
一天比一天炎熱
看一眼今年度的 Schedule
我的渡假計劃已經排到爆 (in my dearms~)
事情總是這樣
夏天的氣味讓人想放假
看到藍天就彷彿聞到海水
想到綠蔭流水鼻腔內就充滿烤肉味
穿上夾腳拖就很想連比基尼也換上
大學生放假了
青春的賀爾蒙充斥著放眼所及的每個地方
讓人好想要
放假啦 ~~~~~~~~~~~~~~~~~~~~~~
 
Advertisements

Read Full Post »

姨媽不要來

 
 
一連下了幾天的雨, 整個人莫名的煩躁起來.
明明一樣地清閒, 一樣上班無所事事, 一樣整天上網逛拍賣, 看好笑的網誌, 看日劇, MSN…
可是, 同樣的事在這幾天做起來卻無端得教人心神不寧, 靜不下心, 更笑不出來.
相信這些天來我的臉部表情應該是相當的面目可憎! (由於煩躁加上天氣悶熱出油量暴增又狂長痘痘, 於是毅然決然改走一個素顏的路線!)
為什麼會這樣地煩躁呢???
回想起來, 打從月初的209 嬉皮趴後就不斷地從自己口中聽到 [][][][] … 這類的字眼.
那晚的聚會真可謂是史上最悶的一次! 也不曉得問題出在哪裡, 總之大家都有氣無力聊得有一搭沒一搭的, 再加上又有旁人來亂
當晚回到家後聽見老公的第一句話竟是: [今天怎麼這麼早回家?!]   (煩耶~)
接著就開始沒完沒了的下雨了…   (~)
接著老公開始每天問: [怎麼還沒來有沒有問題啊怎麼還沒來?]   (~)
接著我開始了可憎的素顏路線…   (很煩~)
雖然還沒出現心跳加快, 面部潮紅, 呼吸急促這類更年期的徵兆, (如果有, 我就真的欲哭無淚了!) 我仍舊是煩躁到一個不行!!   (好煩啊~)
接著, 老公還是不斷繼續提醒著我 :[還沒來嗎還沒來嗎?]   (簡直煩死人了~)
……
 
突然間, 我豁然開朗了!
這是經前躁鬱啊!!
記得小時後我從來都不曾有過什麼經前經後躁鬱這些有的沒的讓人聽了莫名其妙的症頭, 整個人快樂得不得了, 即使是在姨媽全家都來的情況下!
直到這兩個月, 發現自己在親愛的姨媽還沒敲定到底是哪天才有空大駕光臨前, 就開始莫名的躁鬱了起來, 心煩意亂不知該準備什麼來招待親愛的姨媽
 
年過三十的女人, 日子過得真的比一般人都還辛苦.
新陳代謝降低, 體力變差, 食慾變好(這是最可怕的!), 腰酸背痛變得頻繁, 體脂數增高, 肌肉比降低(本來小時後就已經夠低的了!) 加上睡眠品質嚴重不良
現在又多了一項經前躁鬱!!
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是我啊~~~~
讓我不禁想輕輕地唱
 
 
姨媽不要來    (改編: 黎明不要來)

姨媽請你不要來
就讓美麗心情 永遠存在
留此刻的一片真
伴幸福的這份愛
命令靈魂清新愉快
請你喚姨媽不要再不要來
現在舒爽感覺
放我浮世外
而清風的溫馨
在冷雨中送熱愛
默默讓月經突破障礙
不許小紅 教人憂煩
悠悠良夜不要變改

不許小紅 教人憂煩
悠悠良夜不要變改
請你命姨媽
不必要再顯姿彩
現在夢幻詩意
永遠難替代 
一旦姨媽來
在漆黑中擔著心
害怕小紅漏出來

 

Read Full Post »

 
 
老娘我剛剛又發怒了!
激怒我的又是我那老愛自亂方寸的同事C.
他真的是比我女兒還知道要怎樣讓老娘的眼睛冒出火來!
沒事就愛攬一堆不關他的事來瞎忙, 不但弄亂自己的 Schedule, 導致份內的事都做不完, 還牽拖別人跟他一起攪和一堆不該人家去做的事情!
偏偏公司就三個人, 我於是成為了那個每次被他吆喝做這做那的對象! 干!
我不是個愛說髒話的人, 但現在的情緒實在無法找出什麼其他的字眼來代替!
同事C是老派的那種員工, 不太懂電腦(卻非要配備最新穎的設備自己又不會用也用不到), 愛把所有文件信件行程都印出來存檔(那要電腦幹麻?浪費資源!), 喜歡吹噓炫燿自己在公司多年來的辛苦貢獻(幹了這麼多年都快退休了還不被重用, 最近又一直嚷著要退休要退休是想要求什麼? 要不要臉啊?), 老愛斤斤計較公司一些有的沒的福利或費用(明明就自己想要還硬說是為大家爭取福利, 還不只在你面前說一次, 而是想到就要說一次, 討什麼糖吃啊你!)
以上這些都還可以忍受, 但我最受不了的是他老愛對客戶或代理商說: [這個小姐會負責] [你交給我們小姐處理] [問我們公司小姐] [這些都是我們小姐要聯絡的]… 一天到晚小姐來小姐去的, 而且還要小姐負責東負責西, 負責個鬼勒! 老娘出社會工作醬多年了, 還沒被用這麼老派又不禮貌的稱呼每天在那呼來喊去的! 誰又是你小姐啊!? 說得好像老娘是你助理或秘書一樣專門替你打雜和善後的, 那請問你自己是負責些什麼鬼玩意啊? 你馬卡侮捂展節休!
該自己聯絡的事情就積極一點去follow, 不要每次死到臨頭了才發現忘了做, 然後又在那邊碎碎唸半天, 又來問我 [怎麼沒有聯絡?]
馬的勒! 你自己的事情不做, 辦事又一副保密防諜的死相, 誰知道你要做什麼不要做什麼啊? 我又為什麼就該知道你忘了做哪些事情而要去主動幫你處理好勒?
用. 點. 大. 腦. 好. 嗎. 你 !
就說了老娘這陣子看到你就有氣, 還不知羞恥的敢給我大言不慚的興師問罪起來!
明明開過會也討論分工得很清楚了!
明明你的 agent 不做事也不想鳥你了!
明明是你一拖再拖然後給它很自然的老人痴呆忘記了!
為什麼一有人催問你就給我來個干你屁事的百爛樣, 還敢帶著慍怒質問我 [怎麼沒有聯絡沒發出去?!]
林阿媽勒~ 最好是你的 agent 有把東西給我然後我因為對你懷恨在心故意不把資料發出去想害死你!!
整個是個神經病嘛你!
我說了我真的不是個愛說髒話的人, 但是…
 
 
 
 

干 !!

Read Full Post »

 
 
五月已進入了倒數第四天, 這是我有生以來 EQ 最低的一個月.
排除過去懷孕時期的暴躁, 因為身體和心理的不舒適, 易怒是情有可原;
但最近幾個禮拜, 我的易怒指數已經衝破危險警戒, 機率之頻繁讓我都快無法原諒我自己了!
每天每夜無不帶著怒氣出門並且含怨而睡.
為什麼這麼容易發火呢?
為什麼無法深呼吸一口氣冷靜下來呢?
為什麼搞得自己無時無刻都想狂戳那惹毛我的人的腦門呢?
為什麼非得提高聲量反咬對方否則無法停止身體的因生氣而顫抖呢?
為什麼? 為什麼? 為什麼麼麼麼麼…?
 
這個月月初剛到我姨媽就急著來看我, 一來就讓我火冒三丈怒不可揭, 又不能叫她 "永遠都不要來了!"  
像這樣的發怒, 其實我心裡也感到很無奈.
 
接著同事C 的電腦出狀況無法正常收發 E-mail , 為此也煩了我將近三個禮拜;
每天, 只要我一進辦公室就開始受他疲勞轟炸: "…還是不行耶! 妳再幫我看一下好嗎?"  "妳來幫我跟他(電話中的IT人員)說一下我電腦現在的狀況." "妳看要不要找XXX來看一下我的電腦?"…
拜託! 你馬看清楚我的名片, 上面印的是 " 行政助理", 又不是 "IT 工程師", 我懂個屁啊!?
然而最讓我受不了的不是他的這些要求, 是他自己跟自己對辦公室裡所有人的對話!!
這真的不是正常人能做出來的事! 他總是在別人好心告知他一些訊息或處裡方式的時候, 立刻以一種自我保護或是警戒的姿態去質疑你所提供的任何資訊.
比如說, 我告訴他:[你的寄件備份佔太多記憶體空間(可能有一年以上的備份), 最好把太舊的刪除.] 他立刻反駁(還給我歪著頭): [是這樣嗎? 不是吧? 寄件備份怎麼可以刪除? 這些對我都很重要的, 我都會…] 然後就開始鬼打牆的一直唸下去, 重複重複再重複, 唸到你真他媽的後悔告訴他這件事!  而最無奈的是, 他根本就只是個電腦白痴!
有時候, 他會單純的只是自言自語, 但這些自言自語聽在耳裡根本就像是求救訊號一樣, 解讀後的訊息就是:[幫幫我幫幫我幫幫我幫幫我…]
然後基於上述的案例, 你真的完全不會想要主動幫他, 於是他就把事情愈搞愈大, …, 你永遠法想像他無法收發 E-mail 卻讓公司所有機制停擺的效應.
每天每天和他朝九晚五的相處, 該死的是他這個月竟然都待在台灣沒出差, 我的 EQ 受損免疫力降低都是拜他所賜, 搞得我現在一看到他火氣就從腳底直衝腦門還想衝上前去連呼他幾個巴掌, 火得不得了!
 
然後是我那老公.
天氣熱了, 也不知道他身體調節機制是出了什麼問題, 老愛在睡前把冷氣溫度調高一度. (本人為響應節能, 睡前都會把溫度設定在耐受度的臨界値)
然後, 我就會屢試不爽地在半夜裡被熱醒, 極度不悅地發現室外溫度都比室內還涼了, 於是氣憤地拿起冷氣遙控按下降溫, 又氣憤地把遙控摔在桌上, 氣憤地把被子往他身上蓋, (不是怕冷嗎? 就幫你蓋被啊!) 氣憤地在床上大動作地翻來覆去, 氣憤得再也睡不著覺… 接著, 更是由氣憤的失眠轉為火大, 因為每當我連續煎熬了數小時終於要入睡時, 他卻開始打呼了!
老公打呼很大聲且戲劇化, 近來更是有愈發強烈得趨勢, 不但仰躺會呼, 連側睡都能呼天搶地了!
以往我都會很含蓄地輕推他一下, 讓他改變睡姿就能停止打呼, 可這陣子我連腳都用上了, 他還能夠好睡到渾然不知的境界, 而我除了被熱醒, 還要經歷失眠, 還要忍受此起彼落的呼聲轟炸 (我家三個都會打呼: 老公, 女兒, 還有我的貓!) 這能不讓人發怒嗎?!
 
最後是我女兒.
說實在的, 做大人的真的很不應該對小孩子亂發脾氣, 因為他們就是小, 就是不懂事, 就是愛依賴你, 就是要和你唱反調, 就是會講不聽, 就是愛問為什麼, 就是不愛自己刷牙穿衣吃飯, 就是愛哭鬧, 就是會把家裡弄得像大戰後般的凌亂, 就是喜歡跟進跟出貼在你的屁股後面妨礙你, 就是愛跟你搶電視看, 就是會在你很累很累的時候還纏著要你說故事或玩猜拳, 就是會在你忍不住唸他兩句的時候委屈得什麼似的放聲大哭, 就是動不動就肚子餓, 就是會在你好不容易張羅好一頓吃的之後對你說吃不下了, 就是會讓你對他沒來由的大發火氣, 就是會讓你後悔把他生出來, 就是讓你拿他沒辦法又塞不回去…
而每當他哭完鬧完好不容易睡著了, 你又很懊惱自己剛剛不該這樣兇她, 心疼地看著她無邪的小臉, 暗酎自己怎麼會罵得出口, 後悔沒拿出多一分耐心陪她玩耍…
於是只能在她睡得像天使般的臉龐上溺愛地瘋狂地親著吻著… (這樣有時候會被她在睡夢中不耐地揮掌或飛踢開來)
等她醒了, 同樣的情節依然持續重複上演…
她永遠都知道怎樣做最容易把我給惹毛了!
 
想想我身邊竟無時無刻不充斥著被激怒的危機, 這些星星之火, 只要稍微朝這邊吹一下我就燎原了…
我就這麼容易被撩撥?
我就這麼容易被煽動?
我就這麼無法克制自己的情緒波動?
 
馬的!
原來我就是這麼一個容易生氣的人啊!!
 

Read Full Post »

大過年的, 沒事吵個架吧

 
 
新年快樂!
這個年過得可比去年更精采了!
 
還記得去年吧? 請參閱 Feb. 25, 2007 "年菜".
今年除夕, 因婆婆去年六七月的一場病, 詳情請參閱 Jul. 2, 2007 "婆婆", 自那時起, 家中廚房又飄出了它該有的味道.
不過, 話說回來, 原有的口味變化也不多就是了, 老公還特地提醒我 "別期待太多!"
 
除夕當天早上, 我就回到公婆那兒, 因為聽說要拜拜, 得回去幫點忙.
為什麼拜拜還要"聽說"呢? 
因為我們家拜拜是很隨性的, 趕得上就拜, 想到了就拜, 來不及或心情不好就不拜了…
今年兩個小孩都長大懂事多了, 不像去年上演一連串的哭鬧, 兩個寶貝手牽手在二樓房間玩得不亦樂乎! 就算吵架告狀也還是要玩在一起睡在一起.
我心想: 好極了! 這下只要再確定一下菜色就歲歲平安啦!!
只是, 我回頭看見一桌子的菜, 知道中午這頓是沒希望了…
一盤炒豆皮 (口味還可以), 一碗清水燙過的蘿蔔糕(一般都會用煎的, 再不然也煮湯吧!), 一盤炒青菜, 一盤炒豆腸 (和炒豆皮一起上是怎樣?)
還有一鍋雞湯 (這是我喝過最好喝的雞湯了, 用我娘家送來的放山土雞加上公公特選的栗子精燉而成! 入口清甜入喉回甘…)
而雖然桌子正中央擺了一盤滿滿的炸水餃, 但老公還是決定幫他自己和我煮碗醡醬麵吃. 為什麼呢?
原本我坐下還打算嚐嚐這盤金黃色的炸水餃, (婆婆什麼都愛拿來炸, 這點真的很糟蹋食材!) 一聽到這是婆婆的作品, 我的筷子就自動轉向…
接著婆婆不死心硬是要推銷她的炸水餃, 直說裡面的餡料真的很豐富;
有肉, 有菜, 有魚(這點我應該猜想得到), 有……, 有年糕(聽到這裡我的臉頓時又充滿了驚嘆號!) 還有…… 最後還加了上好的"肉鬆"……
至此, 我堅信自己死也不會去碰那盤油炸的 EVERYTHING!!
 
 
吃過了中飯, 還沒聽聞要拜拜的動作, 婆婆倒是邀起打麻將了!
他兩老平常沒什麼共通嗜好, 就是都愛摸幾圈, 我們都曉得沒事要孝敬幾把讓他倆開開心.
這時小姑和婆婆上桌了, 老公和我對看了兩秒, 打算爭取最後一席, 公公卻先開口說: "你們倆先玩, 我要準備三點要拜拜的東西."
咦? 我們不也是回來幫忙的嗎?
不過既然大哥大嫂不打牌, 總得有人陪婆婆玩一把, 你說是吧?
 
今年冬天真的很冷, 偏偏這段時間公公和大哥大嫂進進出出忙著準備拜拜的東西, 大門關了又開, 接著索性不關了方便!
我因為騷包穿得太少, 才打兩把就冷出頭疼來了!
直到將近下午三點, 我提醒大家是不是該拜拜了, 免得誤了良辰吉時.
但婆婆顯然還沒玩夠, 說: "再等會兒, 不要緊啦!"
 
好不容易終於拜完了祖先和天公 (我們隨性到兩個加在一起拜!!) 也差不多要準備晚餐了.
收拾貢品的同時, 我故意隨口問問年夜飯的菜色.
公公說: "有獅子頭 (四阿姨做的), 有雞肉, 火鍋 (為什麼一定要有火鍋這道菜呢?!), 有滷牛鍵牛肚, …有魚…"
"有魚嗎? 怎麼做?" 我趕緊接口問.
"不就炸的嘛! 妳剛看到拜拜的魚啊!…不然煮成火鍋, 反正妳又不吃." 大哥揶揄的笑著說.
"我哪是不吃啊! 你們把魚搞成那付德行叫我怎麼吃得下去!!" 這句話當然只是我內心深處的OS而已.
我委婉的笑著說: "炸過的魚, 不一定要煮火鍋啊…"
公公想了想說: "要不紅燒或者…"
"紅燒好! 紅燒好! " 我喜出望外連忙接口叫好!
於是, 餐桌上便有了道紅燒魚, 老公還硬是把它推到我的面前.
 
這個充滿內心戲的除夕夜, 在全家開開心心的吃完飯, 領完紅包, 又放玩鞭炮, 摸完四圈後, 悄悄的結束了.
 
 
大年初一的早晨, 大哥大嫂帶婆婆和小姑去廟裡拜拜.
我和老公帶著女兒從家裡再次趕回公公家(因為房間不夠, 我們家又比較近, 所以不在公公家過夜).
才到巷口就看見大哥的車未熄火, 婆婆也還在車上, 小姑則趕著出門約會去.
進到屋裡只見公公在廚房忙, 而小姪子開心地拉著女兒上樓玩, 卻不見大嫂.
老公怕兩個小傢伙玩得過火打起來, 只好陪在二樓房間玩.
我落了單, 既然沒事就看電視囉!
不一會兒, 婆婆進門了, 一屁股坐下來和我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電視裡的話題.
大哥則衝上樓去…
我發現婆婆真的很…該說顧人怨嗎? 應該可以這麼說吧!
我們看到章子儀的廣告 (她連廣告時間都不放過我!) 就問: "這不是念宗(我老公)很喜歡的女明星嗎?"
"還好吧!" 我無聊地說.
婆婆不死心繼續嚼舌根: " 有啊! 有啊! 他之前不是有和那個誰去參加她的豪雅錶的秀嗎?"
"媽的勒! 妳還有種跟我講八百年前你兒子我老公那個做豪雅錶Marketing的前任女友的某次展覽的前塵往事!!??" 我心裡開始浮現自己衝向前去呼巴掌的戲碼!
但我其實真的只是覺得她的話非常無聊, 無聊到讓人生氣…
我說了句 "我怎麼會知道?" 就繼續看我的電視.
不久…重頭戲來了!
我這才了解原來自己剛才所經歷的是多麼微不足道的戲弄; 她只不過是用她那一百公斤龐大的身軀輕輕碰了我一下而已, 而我也不過就頭暈了一會兒…
 
就在我無聊的看著八卦節目, 羅碧玲正要爆出當年于楓自殺的大八卦的當口, 大哥帶著大嫂走下樓來…
大嫂坐下後, 大哥站在婆婆和大嫂中間, 也就是我的電視機正前方的位置.
"媽, 我們還是把話說清楚吧!" 大哥開口, 又用眼神暗示我關掉電視.
"真會挑時間啊!" 我心想, 還是乖乖關了電視, 希望他們討論的事情快點結束.
我坐在原位等著, 卻聽到了令人驚心動魄的話題…
"……妳說淑珍(我嫂子)搞丟妳一筆錢到底是….." 聽到大哥說出這句話後, 我快速起身穿越他們三人直奔二樓房間.
我告訴老公出大事了, 但我們誰也不知道發生什麼事!
為了真理, 我冒險躲在樓梯口旁的廁所裡偷聽, 樓下開始出現爭論和啜泣聲…
 
經過整理後, 故事大約是這樣的:
去年七月左右, 婆婆腳痛住院, 出院後某次回疹, 由大嫂陪同去醫院.
婆婆當時交代大嫂替她保管皮包, 事後發現皮包裡的兩萬元現鈔不翼而飛.
這事似乎在當時婆婆並沒有對大嫂說, 直到今早去拜拜的路上卻突然對大嫂提起: "以後有人托妳保管東西一定要謹慎小心……" 之類的訓誡.
於是事情便一發不可收拾!
大嫂問心無愧, 自然覺得人格受辱, 定要替自己討個清白.
而婆婆呢? 雖然沒人確定她是否真掉了一筆錢還是在作夢, 但她一口咬定這事發生過, 堅持這是大嫂的過失, 不論是別人偷的還是大嫂自己… (My! 這項指控是很嚴重的耶!)
 
我躲在樓上都快聽不下去了, 站在同為媳婦的立場, 我真替大嫂感到不平!
大嫂的賢慧是有目共睹的, 婆婆住院期間也是她每天辛苦從台北趕來中壢陪伴伺候.
姑且不提大嫂家並不缺錢, 環境算是比公婆家好多了, (家教也是), 而大嫂的責任感及細心程度, 要我相信大嫂會弄丟婆婆的東西真的太難太不可能了!!
老公和我討論後的結論, 加上公公後來作的評論, 全都指向是婆婆作夢誤以為是事實!
要不就是被她自己活見鬼給弄丟了…
大過年的, 硬是惹得大家為這種事不開心, 尤其是這麼久以前的事!
事發當時怎麼不說? 事發後這麼久了也沒聽她提起! 偏偏選在大年初一來為這麼一樁不知道有沒有影的事情說什麼要給媳婦一個讓她這一年能引以為鑑的訓示!!
我真想衝下樓罵她個狗血淋頭! 
我立刻對老公說, 如果這事發生在我身上, 我不會像大嫂那樣有禮貌的跟她理論, 我會罵人還會甩門就走!
當場, 我便取得了老公的認可!
然而, 樓下的爭論愈發激烈, 我們心裡都覺得不妙.
接著, 聽見大嫂一聲氣極的尖叫, 便突然一陣混亂…
公公衝出廚房喊老公下樓幫忙, 原來是大嫂昏倒了!
被氣極而昏死過去, 我這一年的頭一天算是見識到了! 
而對手, 一百公斤的婆婆毫無愧色的坐在餐桌旁等吃飯.
大哥坐在沙發邊憂心的看著昏過去的大嫂, 婆婆則是一面夾菜一面喊著叫大哥和我們上桌陪她吃飯.
我整個人對她的行為真是傻了眼了!
一面慶幸自己沒像大嫂一樣挖心掏肺的對婆婆孝敬恭順, 就算那些都只是表面功夫, 我也不可能作到像大嫂這般徹底.
其實打從心底我就不想理會這個愛惹人嫌愛挑撥離間的婆婆.
看在公公的份上, 我們都努力作到自己應盡的義務以維持這層婆媳關係.
但這件事情讓我對婆婆徹底失望, 事實證明對她好是沒用的, 反而讓自己身陷險境, 甚至萬劫不復!
她就像是一個自私驕傲, 自以為是, 愛佔便宜, 又毫無禮教的一百公斤巨獸, 一點一滴地吞無著她周圍的人…
老的, 小的, 男的, 女的, 親的, 疏的, …一個也不放過!
對她最好的往往會是被傷得最深的…
 
這個大年初一, 就在大嫂醒來收匙行李回台北後, 不平的結束了.
 
P.S. 大嫂一走出門, 婆婆轉頭就對我說: " 她這樣就生氣? 這樣就走啦? 真是…"
       我除了強壓下內心的憤怒和夾雜著對她的不可思議外, 只能無言的搖搖頭…
 
 
 
 
 

Read Full Post »

心情不好

 
 
大家最近是怎麼了?
我的心情真的不太好, 這似乎是相互感染的結果. 
老公因為公司業績不好而心浮氣躁; 女兒因為大家的焦點轉移到新生小baby身上而吃醋, 變得既黏人又任性; 而我, 我是怎麼了?
我被夾在兩個討厭鬼中間動輒得咎, 我比誰都還要煩!
忽然覺得怎麼大家都看起來都好討人厭?! 老公無理, 小孩也不可愛, 但我卻哪也逃不了, 被迫要跟這兩個討厭鬼黏在一起.
昨晚老公突然開始罵人, 小孩被罵得莫名其妙跑來找我.  我也不知道小孩那裡做錯了, 要她自己去問她爸.
她只是哭, 哭了又咳嗽, 咳久了就吐……然後又被爸爸罵.  "為什麼不吃藥???" 他罵她.
我聽了簡直是莫名其妙, 一刻也不想待在家, 牽著女兒出門散步.
逛累了就回家哄她睡.  她睡前喝完牛奶又吐了一次……我想我也快被弄瘋了!
 
我沒和老公對話, 一個晚上起來好幾次給女兒蓋被.
我覺得好累…
我每天也要上班, 起床要比大家早, 弄完自己還要弄小孩, 老公卻可以睡到快八點才起床弄自己, 然後下樓煮咖啡等著我把小孩搞定帶下去.
每天還不到下班時間我就開始慌, 因為女兒4點半下課沒看到我會哭, 一直哭到我出現.
我擔心造成妹妹的困擾, 時間一到又得像打仗一樣趕回家接她.
老公晚上喜歡喝咖啡熬夜, 我要哄小孩睡還得不斷起來幫她蓋被. 兩個小時起來一次, 要花半個鐘頭甚至更久才能讓自己睡回去…然後再起來…
老公熬夜累了睡得很沉, 早上當然要多睡一點.  我順理成章要打理自己和小孩……
他媽的我活該嗎?!
總之這種事就是很煩!
小孩很可憐, 大人也很可憐.
我該怎麼辦?
 
 
 

Read Full Post »

婆婆

 
 
婆婆, 那個賦予我老公生命的女人!
和她相處的感覺, 打從第一次和當時還稱作"男朋友"的老公回家, 就一直很不可置信地停留在"紅燈警戒區".
對她的言行, 從一開始接觸時的戰戰兢兢, 到驚訝, 到氣憤, 到後來的覺悟, 到儘量視而不見聽而不聞, 再演變到如今的不耐其煩.
或許是我的個性太衝, 到現在還是無法克制自己對她說的話或做的事產生想跳起來抗辯或者嗤之以鼻的衝動.
相處時間愈久, 我的耐受度反而變得愈低.  最近更是慚愧地發現, 每次回到她家, 我的眼光從來無法主動投向她, 連說話的時候也一樣.
大部分的時間, 我儘量忙著招呼女兒吃東西或陪她玩玩具, 不然就是看電視.  但即便如此, 我扔然得花很大的精神去控制自己不要從椅子上跳起來罵人!
婆婆是那種不管眼前的人是誰, 也照樣什麼話都說的那種人. 
葷腥不忌, 長幼不分, 不論親疏, 她當下想到什麼就說什麼, 也不管說出來會不會讓人覺得不舒服, 或是人家忌不忌諱.
總之, 她就是要說!  每件事情她都有看法, 都喜歡下結論, 都一定要說到大家不想再跟她說了, 只好乾脆承認她是對的, 免得說不清也說不完!
如果公公對她的話有意見, 或叫她不要亂說, 她就開始大吐苦水, 跟在場的任何人說她平常在家就是這麼委屈, 這個也不能說, 那個也不能做.
說公公以前不在家 (公公以前是職業軍人) 她一個人多苦……好狠心, ……好可惡, ……一個人把這麼多小孩帶大……真的很厲害!
不管開頭是什麼, 結論一定是一件她很厲害, 別人都不可能想到或做到的事. 
我不否認婆婆天生有一種過人的天份, 她想做的事一定能用她自己的方式達到目的. 
也許天生有卑南族的血液使然, 她也有語言上的天賦, 工藝方面的才華, 以及對舞蹈的一份不可思議的熱情.
她所教導出來的三個孩子, 各個都是台大政大, 其中兩個還都曾是國際標準舞大專盃的冠軍, 這也是她常說嘴的事情之一.
只不過, 她喜歡拿自己或自家人的強項去和對此項一竅不通的人比較, 並且從中獲得滿足, 這點是我死也想不通的事.
 
最近她又發現一個方法可以得到眾人的關注, 就是喊痛!
兩個禮拜前, 婆婆洗澡時燙傷了腳踝, 後來處裡不當發炎住院了.
為什麼燙傷發炎要住院呢? 也許因為婆婆本身就過胖, 許多肥胖造成的潛伏慢性病引起的不舒服讓醫生判斷需住院觀察一個禮拜.
好了, 婆婆住院, 身為子女的我們理當輪流排班照料.  但事出突然, 大哥, 老公和我都要上班, 臨時只好派大嫂和小妹先去醫院輪幾個晚上.
老公其實第一時間已經去過醫院看望, 所得到的消息是, 因發炎而導致成蜂窩性組織炎.  聽起來滿嚴重, 但應該不需要住院太久, 頂多兩三天吧!
我弟弟其實也一度因為打球受傷感染成蜂窩性組織炎, 但他根本不需要住院啊!
婆婆星期天住進醫院, 接下來幾天由小妹住院陪著, 大嫂輪早上. 
我每天都盤算著要去醫院至少看望一下, 只不過, 唉~ 說我不孝吧! 
我心理其實有一種預感, 第六感告訴我婆婆其實沒那麼嚴重, 祇是想要引起大家注意而已.
加上連天下大雨, 醫院附近難停車, 停車場得過馬路, 天氣不好讓我實在很懶得帶小孩去醫院看望一個腳燙傷住院第二天就能自己下床走來走去的人.
不過, 婆婆也還真有辦法, 硬是要給她住個一星期的醫院.  到了星期三, 算算她住院也第四天了, 再不去看她, 我都沒辦法原諒我自己了!
老公說他要輪第四第五天晚上, 所以帶了換洗衣服出門.  我則下了班, 接了女兒就去醫院看她.
雨還是一直下, 我心理盤算著帶什麼東西去看她……
水果嗎?  她住院這幾天應該有不少水果送去了吧?  況且, 我並不想現場削水果給她吃……哎呀! 我是說, 我的刀功你也知道, 很慘的啦!
還是帶點別的吧!  方便一打開就能吃的東西.  於是, 我花了十分鐘排隊買了一盒蛋塔.
我和女兒進了病房, 婆婆正坐在床邊的椅子上玩電子辭典.  公公起身招呼我們.
我問婆婆情況如何, 她則坐上病床開始說一開始的時候是怎麼燙傷的, 很驚險喔!  都怪她太信任公公放的洗澡水, 竟然全是燙水.
原來她是用整隻腳去試水溫的耶!  我對於她會做這種事情, 竟然還是有些訝異! 是我修行還不夠吧!
報怨公公一陣子之後, 開始亂編故事了! 說什麼之前身體排出惡露 (那不是產婦才會有的嗎?) 腳燙傷後, 惡露停了, 因為轉到燙傷的腳上了……
像這種時候, 我會乖巧的點頭聆聽, 並適時地發出驚嘆或認同的聲音.  我也學會去不糾正她的說法, 不然就永遠解釋不完了.
身旁的公公也和我一樣作著同樣明智的事情.  而女兒則是一邊開心的吃著蛋塔, 一邊好奇的走來走去.
 
說到蛋塔, 事後婆婆出院回家, 我們回去看她時他告訴我說, 那天我買的蛋塔, 她吃了兩個, 血壓就突然飆高, 按了緊急呼叫鈴找醫生……結論是她認為我的蛋塔害她高血壓, 只是當醫生問她吃了什麼她卻說沒有.   這下我們永遠都不會知道到底是不是蛋塔惹的禍了!!
 
話說回來, 探病總要作一些關注病情的訪問.  我問她覺得好點沒?  她一開始說好多了, 之後當我問為什麼要住院這麼久? 她又說因為很痛啊!  而且血壓有時候會突然高起來, 要有醫生在才行.  所以說, 住院跟腳燙傷基本上關係不太大, 是婆婆認為住院有醫生護士隨叫隨到很方便!  不過她也很遺憾的說, 照健保的規定, 也沒辦法讓她住太久了, 很快醫院方面就會請她回家了.  我又問是不是還要做什麼檢查呢? 婆婆想了想, 說等她出院要去檢查牙齒! (我在問腳耶! 關牙齒什麼事啊?) 公公說, "哪有什麼要檢查的! 就擦擦藥而已啦!"
我告訴公公說老公晚上會來醫院陪婆婆.  公公很客氣的跟我說, 他已經打電話叫老公不用來陪了, 因為老公要上班, 而且醫院裡也沒什麼事情.
婆婆聽了說," 哪裡沒什麼事情, 我晚上起來上廁所要人扶啊!"
咦~ 剛才有人扶她起來嗎?  我進來的時候, 她自己從椅子上移到床上還挺快的啊!
我還沒來得及說話, 婆婆又很無辜的說, 大嫂說, "XX都沒來看妳, 你會不會覺得怎麼樣?" (ps. XX就是我)
這下我的眼睛應該瞪大了, 嘴唇也應該泯成一條線, 雙手也開始有點抖了!
大嫂才不會說出這種話呢!  就算她心裡有這麼想, 也不可能這麼說!
婆婆繼續說, "我說啊, 我生病住院, 你們小孩子要怎麼排我不管, 有人來就好了!"
我看著她, 正要開口, 公公搶先說, " 哎呀! 大嫂不用上班啊!"
我轉向公公, 有點感激他及時阻止我說話.  婆婆還是不放棄的說, "大嫂也要上班, 只是好像比較彈性."
我轉頭面向婆婆微笑, 並帶著一點遺憾的眼神說, " 是啊! 有彈性是比較方便啦! 只是我要上班, 那也沒辦法啊!"
 
聊到這裡, 其實也沒什麼好聊的了.  探病該做個結束, 免得我說出什麼不該說的話.
於是, 對於沒能來照顧她的事情, 我轉向女兒開玩笑問她說, " 爸爸媽媽要上班, 不能來照顧奶奶; 妳不用上班上學, 妳來代替我們照顧奶奶好嗎?"
女兒是很鬼靈精的, 但她也是個愛恨分明的人. 
我才說完, 她猛抬頭, 用一種既無辜又為難, 擺明一副妳幹麻害我的表情看著我, 先搖搖頭, 然後很小心一個字一個字的說, "可是, 我又不是大人啊!"
婆婆像小孩子一樣愛計較, 說, " 妳是很能幹的小孩啊! 你可以照顧奶奶!"
女兒當下不給面子了, 一邊搖頭, 一邊說, " 我要回家了!"  我心想, 也該事時候了!
婆婆還在想辦法說服女兒照顧她.  最後只好妥協說, "那等妳長大再來照顧奶奶好不好?"
女兒還是不肯, 我只好打圓場說, "奶奶真是的, 以後健健康康都不會再生病了! 就不用人家照顧啦!"
當我自以為做了個完美的ENDING, 你絕對不會相信我婆婆立刻高聲說了句, " 會喲! 我還會再生病喔!"
天啊!  哪有人自己咒自己生病的啦!!
 
一週後出院, 我們回家看她.  大家決定在一樓加蓋一間淋浴間和廁所, 並且把原本餐廳的空間改成婆婆的單人房.
這是為了方便她身體太胖, 上下樓不方便, 加上腳有時候會痛風不能走, 安全起見的對策.
婆婆出院後, 還是稱腳不舒服要人伺候茶水和上藥. 
中午大家說出去外面用餐, 婆婆就說想休息午睡.
於是我們帶公公出門出門吃飯, 公公說, "媽媽其實還好, 一看見你們就有病! 你們沒回來, 她一出院就騎摩托車出去找朋友, 一去就四個鐘頭……"
 
唉!  所有的老人家都差不多啦!  要人關心, 愛裝病.  不過像婆婆這樣的奇杷應該算是世間難有了吧!
 
 
 
 
 
 
 
 

Read Full Post »

Older Post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