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Posts
Comments

Archive for the ‘Oh ~ Kids’ Category

My Girl

女兒的房間,自我們的大床邊架起小床開始,網紗的床幔,公主的天空⋯⋯直到她自己肯睡在獨立的空間(依然和我們同房);她喜愛的佈置,從我們給她的滿天星空,到她夢幻式貼滿卡通貼紙的每一面牆和每個櫥櫃⋯⋯

現在的女兒房,雖然仍依附在我們房內,但那差一層階梯的空間,無論是櫥櫃還是牆面掛飾,都已從稚氣的童話世界蛻變成偶像和自我個性的組合⋯⋯

曾幾何時,牆上她幼稚園的手作藝品已經被大大的GD海報掩蓋了!抽屜內的存物也從學校作品變成偶像CD和周邊⋯⋯衣服背包帽子玩具全都不一樣了⋯⋯

曾經, 她是要和我抱著入睡的小女孩;現在, 她說和我睡太熱了!

成長是件令人欣喜的事,但對媽媽我來說,卻是一種不得不的割捨⋯⋯I love you my baby~

Read Full Post »

雷雨

我說過我喜歡打雷的聲音和下雨的味道嗎?
就像我喜歡你熟睡時的鼾聲和你髮根耳後的味道…
在屋裡聽著雷雨聲
就像夜裡偎在你身旁聽著你的呼吸
轟隆隆的巨響暗示你睡得如此香甜
教人不忍阻斷這樣的聲源
你耳後的味道
馨香而溫暖
聞得出孩子氣
聞得出你的壞脾氣
香甜如泥濘的味道…
你是我生命中的雷雨
霹靂般地來到我的人生
吵死人的所有過程
雨後泥濘的問題和爛攤子
但那響亮得教人不禁傾聽的聲音和那甜美如春泥般黏膩的味道…
我不得不說
這真是讓人愛死了的雷雨的滋味…

Read Full Post »

 
女兒每晚睡前  習慣躺在我的大床邊邊  要我牽著她的手  十指緊扣  然後才能安心地慢慢入睡
每天晚上  不管她是選擇看書還是玩玩具
一旦她覺得累了  就會自動收拾書本玩具  拎著自己小床上的枕頭和小被被  乖乖地躺在我的大床邊邊
她睡前一定要喝一瓶ㄋㄟㄋㄟ  然後逼我說一遍那個被我改編過的 "巫婆的毒蘋果" 的故事
她超愛聽那壞巫婆每晚毒殺一個她班上的好朋友 
然後這些因貪吃毒蘋果而昏死過去的好友們  又一一被她自己這位超級英雄拔山涉水帶來的王子一吻救醒的故事
她會興奮地比手畫腳  期待著下一個她早已知道的情節
故事的結局是  那個被救醒的好朋友對她和王子說聲謝謝  並保證不會再被巫婆的毒蘋果給誘惑了
女兒喝完 ㄋㄟㄋㄟ 聽完故事  會露出滿足的笑臉  然後自動安靜下來  眨眨眼睛盯著天花板
她和我一樣  經常到了晚上都會鼻塞 
左邊鼻子塞住就要翻向右邊  右邊鼻子塞住就要翻向左邊  兩邊都塞住了就得坐起來用嘴巴呼吸
不管她翻身向哪一邊  她的左手一定要握住躺在她左邊的我的手  即使她必須將手伸向背後(如果她翻身向右)
我喜歡牽著她暖暖的小手  捏一捏 揉一揉  直到聽見她的打呼聲
女兒喝完ㄋㄟㄋㄟ睡覺一定會流一身汗  所以她一睡著就得拿條小手帕替她拭去額頭和脖子上冒出來的大顆汗珠
女兒怕熱會踢被  所以擦完了汗要記得把她的兩隻小胖腳丫露出來透透氣  被子只能從肚子蓋到小腿肚  這樣她就能睡得很舒服了
等她再睡得熟一點  老公會用他強壯的手臂一把抱起睡得唏哩呼嚕的小ㄚ頭  將她移駕到自己的小床上
就這樣一覺到天亮了嗎     OH NO~ THAT’S NOT~ (這句是女兒慣說的英文喔!)
偶爾  我也能有這樣的榮幸可以一覺睡到飽  中途不用再起床
但通常  大部分的夜裡  不 應該說是凌晨  我和老公都得隨機起床給小主子泡ㄋㄟㄋㄟ
有時候她咳嗽咳得厲害  我和老公也會應聲躍起  衝到她床邊深怕她噎著或嘔吐了
最近更是除了起來替她蓋被之外  還會被她點名陪睡
尤其到了天色將亮未亮的時段  也不知究竟是醒著還是夢中囈語 耳裡傳來女兒喊 "馬麻~ 妳陪我睡~"
我就得乖乖起床  再窩進女兒身邊  替她拉好被子
而她的小手  會自動搜尋我的手  小心而堅定地緊握住  然後才又再次入睡 
老實說  我真希望她偶爾也喊喊她老爸 
但這種被需要的感覺  的的確確讓我付出得心甘情願 無怨無悔
我是那麼地願意半夜或是凌晨起來為她蓋被 陪她入睡
當她信任且安心的小臉在我枕邊輕輕吐出溫熱的氣息  我覺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最快樂的媽媽了
 
寶寶睡  快快睡  我的心肝小寶貝…
 
 

Read Full Post »

心頭肉

 
 
女兒上幼稚園到今天剛好滿半個月.
頭一個星期因為充滿好奇和新鮮感, 她每天都早起準備開心的去上學.
到了第二週, 她開始覺得學校沒有想像中那麼有趣了, 開始覺得要配合其他小朋友的作息和分享一切, 包括分享老師的關愛, 是一件令她難以接受的事.
於是我們之間開始了無止境的耐力拔河…
女兒每天早上一睜開眼睛的第一句話就是: "我不要去上學!"  而下了課如果沒有立刻見到我就會開始哭泣.
起初, 我和老公都很有耐心地和她溝通上學的好處及其必要性.  只是一天, 兩天, 到了第三天, 我們逐漸失去了耐性, 轉而用威脅利誘加上恐嚇的方式, 甚至乾脆不討論不回應.
幼稚園老師告訴我, 小朋友一開始上學都會抗拒, 持續一陣子就會好轉. 而且女兒在學校的表現, 其實沒有那麼叫人擔心.
但我覺得這 "一陣子" 對我們來說應該會很漫長…
女兒是個個性堅毅不輕易認輸的人, 她可以每天重複和你討論不上學的問題, 然後永遠不能達成協議.
我和老公已經把該說的該勸的該讓她了解明白的, 全都說了至少有十次以上, 到了第二天早上, 她還是會告訴你: "我不要去上學!"
而且除了哭泣, 疲勞轟炸之外, 她還使用了更城府的手段–所有會做的事情通通變得不會了!!
她會故意尿褲子而不自己去上廁所, (但是便便的時候一定會自己去!)  她會推說不會自己穿脫衣褲, 但這些是她上個月最喜歡自己做的事情.
雖然這兩天她上學的狀況有一點點進步, 但她面對我們時還是不斷地給予疲勞轟炸和苦苦哀求.
我和老公都不是有耐心的人, 一直以來都不是! 但對於女兒, 我已經盡力讓自己能維持和顏悅色外加不厭其煩.
我還常叮嚀老公: "女兒還小, 雖然她很懂事, 但畢竟她還不到三歲, 我們不要給她太多的壓力, 要有耐心, 要多花時間陪伴她, 用小孩喜歡的方式…"
我們依然常忘記她只是個孩子, 因為她的聰明伶俐, 我們就愈發加注更多的期盼和要求在她身上.
 
今天她也和昨天或前天一樣, 一醒來就哭著喊不要上學. 
我和老公每天早上都像打仗一樣忙著準備上班趕著弄東弄西, 還要弄小孩.
她哭得很厲害, 也不肯好好刷牙, 只是坐在床上對著我哭.
我心想, 不理她吧! 等我準備好了再幫她換衣服梳頭髮…
老公受不了她哭, 下樓弄早餐去了.
女兒哭了一會兒, 突然下床走到我身邊說: " 抱我! …我要尿尿!"
我還來不及說完 "去廁所…"  她已經忍不住尿出來了.
當場我真的是非常光火!  她绝對是故意的, 我心想. 
過去的兩三個月裡, 自從學會上廁所以來, 除了在睡夢中, 她從不會讓自己這麼難堪的拉尿.  連戒奶嘴都能堅毅不拔, 一舉成功.
我一定是一時氣得失心瘋了! 我痛罵她, 要她自己脫下尿濕的褲子.  她不肯, 還不停地哭.
我擦了地板, 拿起平時嚇唬她用的不求人, "自己脫!" 我說.  "我不會!" 她哭著說.
"你明明會做的事, 為什麼要說不會?!"  " 你明明都會自己上廁所, 為什麼要故意尿褲子?!"  "你明明會自己脫褲子, 為什麼老說不會?!"
我氣極了, 她只是杵在那裡哭. 我舉起不求人往她的小屁股上揮下去, 這一下的力道在控制之中, 她看著我哭得更大聲了.
我再一次要求她自己脫下尿濕的褲子, 我很驚訝自己的音量已經大到像潑婦罵街般.
但這並不足以讓我就此停手, 我比剛才更加生氣, 因為她說了一個不脫褲子的爛理由: "褲子太緊了!"
簡直是Bullshit!  我舉起不求人狠狠的打在她的左腿上! 這一下, 我知道自己有點用力, 她被嚇了一跳, 並且立刻感覺到痛而伸手去抓她的腿, 當然也同時用更高的音量大哭了起來… 
而我, 我也嚇了一跳, 因為我的心在不求人打下去的那一刻突然停了一拍, 然後在她感覺痛的同時, 我的心也跟著痛了起來!
我看著她, 她看著我, 我感覺我的心在哭, 她的心也在哭…
我丟下不求人, 拉起她的衣服, 她縮了一下… 我的心更痛了!
我放開手, 她哭著走下樓去找爸爸…
 
我一直以為 "打在兒身, 痛在娘心" 是大人教訓小孩又不要小孩恨他們的一種藉口, 一種誇張修飾的形容詞.
今天我真的血淋淋的體會到這句話的真實性.  真他媽的痛!!
要調教這塊心頭肉, 我想我要學習得更多才行.
 
老公帶著他走上樓來, 刷牙洗臉, 她嫌刷牙痛, 又不肯刷了.
她走進房間坐在地上, 似乎還在哭泣…
老公幫她穿了褲子, 她卻擠到我身邊來找我.  我牽起她的手, 帶她走到床邊, 抱起她讓她跨坐在我腿上, 我們就這樣緊緊抱在一起.
我輕聲對她說: "把拔和馬麻都愛妳, 妳也愛把拔跟馬麻對不對?"
她立刻點頭如捯蒜說: "對! 我愛把拔和馬麻!"
我花了五分鐘跟她解釋她剛才的錯誤行為, 又複習了一下上學的真諦, 她終於停止啜泣, 讓我幫她換上衣服並梳了頭髮.
今天還是跟往常一樣鬧轟轟地結束了早上的戰場, 準時把她送進學校.
希望她今天在學校也能過得很順利, 很開心.
 
 

Read Full Post »

 
 
女兒快滿三歲, 下個月起要提前上幼稚園了.
我們曾經想盡辦法哄她, 拐她, 騙她, 恐嚇她, 叫她不要吃奶嘴, 但她說, "我還小啊!"
直到有一天, 她突然認真地思考起我們對她說她已經長大的這件事, 從此再沒有碰過奶嘴.
 
女兒開始戒斷奶嘴至今進入第九天.
雖然她表現得很堅決, 但就像長期吸毒者, 或者更簡單的例子–有煙癮的人, 在開始戒斷的頭幾天, 會有犯癮頭的徵候.
女兒在戒斷期的第三天, 曾經因為玩耍玩得太盡興, 一度不自覺地伸手想取得放在電視機上的"牛牛嘴嘴"–(她那個印著一隻卡通小牛頭的天藍色奶嘴).
當身邊的人阻止她或告誡她, 提醒她, "妳長大了, 不能再吃嘴嘴囉!"
她竟惱羞成怒! 像受到侮辱或被冤枉般生氣地說, "你說什麼啦! 你在說什麼啦!" 
然後走開一個人生悶氣.
 
其實這一個多禮拜來, 女兒戒斷的狀況, 比起一個想戒煙戒酒的成年人, 簡直是優秀到讓人心疼.
她曾經是一回到家, 嘴裡就要咬著奶嘴直到睡著.
剛戒奶嘴的頭幾天, 每到睡覺時間她就像犯了毒癮的勒戒者一樣, 卷縮在床角, 不安地翻來覆去, 嘴理喃喃念著 "我睡不著…我睡不著…"…
我陪著她躺在床上, 必須要輕拍她的背, 或輕撫她的身體, 她才能安定心神, 緩緩入睡.
沒有了奶嘴的安撫, 她需要有人陪在身邊讓她能夠摸到或被抱著才安心.
 
每次看她掙扎著想睡又睡不著, 卻一次也沒有要求吃奶嘴, 這種毅力讓我好佩服也好感動.
直到昨天, 保母跟我說她午睡起來哭了好久好久, 問她怎麼了?  她傷心地說她夢見 "牛牛嘴嘴" 了…
就像和深愛的人分手後, 突然有一天夢見他, 醒來還是會大哭一場. 
這是她從戒斷以來第一次, 也是最後一次為奶嘴落淚, 哭完也就沒事了.
 
至此, 女兒的奶嘴戒斷症已劃下了句點. 
因為她已經成功擺脫 "扭牛嘴嘴" 的控制, 是真的長大了喔!
 
 

Read Full Po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