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Posts
Comments

Archive for the ‘Travel & Living’ Category

釜山搭訕

好吧~
我在釜山火車站被搭訕了!
從釜山回首爾的那天⋯⋯我在車站左顧右盼,想著接下來要幹嘛??
一邊嚼著魷魚絲,一邊傻傻看著時刻表⋯⋯
一個高挑戴眼鏡的斯文大男生走到我面前,先是韓語問候接著問我是不是說英文?
我回他英文ok!
他說他是設計系的學生,手上有3-4條他設計的項鍊,如果喜歡的話可以購買⋯⋯
老娘是省油的燈嗎?設計系是吧?
「你這條項鍊的設計理念是什麼?」
「我⋯⋯我⋯⋯沒有想這麼多!⋯⋯這個應該是我覺得地球是一個方塊的形狀吧!」
殊不知老娘最喜歡跟鬼打牆的人繼續鬼打牆下去了!(這孩子也太可愛了~)
「你覺得地球是方的?!但是你早就知道地球是圓的了呀!」
⋯⋯「姊妳是學設計的嗎?怎麼懂這麼多?」
(不用學設計也知道地球是圓的吧?!)
我好心告訴他,下次你推銷的時候,帶一下你隨便編的創作理念,人家一定會買的!
我人真好~
他ㄧ離開就接著來個謊稱日本來的流浪漢!跟我說他需要回家的車票錢⋯⋯拎阿嬤勒!
“Sorry! Can’t help!”
“SORRY?!”他很訝異又憤怒的說!
幹嘛?老娘一定要幫你嗎?自己的人生自己顧不知道嗎?我剛明明也看你跟別人要錢了,你就騙子吧!哼~
比拳頭我也不見得會輸呦!
搭訕這件事,我看還是能免則免吧⋯⋯

Advertisements

Read Full Post »

Happy 2008

 
 
真不敢相信
才轉眼  就已經2008了
2008
記得七年前  夏威夷畢業在際  當時剛公佈下一屆的奧運在北京
朋友們熱烈討論著2008那年  大家是不是會在北京相聚  會不會都兒女成群
青春  真是又蠢又有活力
如今朋友們各自分散在世界各地
不忙  卻也沒怎麼聯繫
去年初出差到北京  就已經看過了奧運場地  我想我不會去和大家擠破頭只為看一場其實沒那麼關心的好戲
今年的元旦  我一個人在冰冷的雲南香格里拉老飯店裡  無聊地轉著電視頻道54321
訊號滿格的手機裡  只收到了三通賀歲簡訊
一個是我過去公司的主管
一個是我以前的員工
一個是我剛畢業的第一份工作五天後  和我一起遞辭呈的同事
窩心同時感嘆
想起12月31號那晚在古城裡捏腳時  隔壁一個喝了點酒的男人不停對著手機另一頭喊著
"我電話24小時都不關機的…你們都沒人打電話給我拜年啊…連通短訊也沒有…我24小時都不關機的啊…"
只恨當時患了高山症  要不我也和他一起喝
零下15度C 的三千多米高原上  2008的頭一天
我對著發出金色光芒的喇嘛寺廟許下今年的心願
希望我身邊所有愛我和我愛的人
身體健康  幸福  快樂
 
 
夜裡的佛寺
 
 

Read Full Post »

長灘島の白沙紀事

 
Oct-17-2007
Take off — 飛機飛向 Philippines, 我們在 Manila 轉搭國內線班機到 Kalibo.
那到底是哪裡? 你覺得我應該會知道嗎??
從 Kalibo 上了一台豪華大巴士, 竟一路晃到了島的另一端才到我們要搭船的碼頭, 90分鐘還是更久? 總之天色已經暗了下來, 女兒在上車後半個鐘頭就開始喊著要大便了… 害我一路一直是心驚膽顫…
到了碼頭搭船時已經華燈初上, 我們幾乎是摸黑上船, 像被海盜推出跳板, 走在約25公分寬的船板上, 和一票來自不同國家的旅行者推擠著上船, 天黑的感覺總讓人心神不寧, 每個人的臉上除了疲憊還多了一分惶恐, 我們到底會被帶往什麼樣的地方…
雖然這才第一天, 我們認定這裡的人即使生活淳樸, 但伸手要小費可決不手軟!!
一路上, 我們認識了來自香港, 讓人有點討厭的夫妻和他們的兒子 Oliver.  和來自倫敦, 友善的另一家人-亞洲臉孔的帥氣瘦瘦先生和他的英國白胖老婆, 還有他們可愛的Q毛寶貝兩歲半女兒.
喔! 還有兩個人, 我猜也是來自歐洲, 兩個長的白淨高挑的男生, 應該跟我們差不多年紀.  這一路和這些人雖然沒什麼互動, 但接下來的幾天卻總有相處的機會.
女兒發現出國後週遭的人都是講英文, 開始時有些疑惑, 後來索性把她會的單字全都搬出來講了!
" Apple, cookie and candy!" 
" I am DARCI~ "
" Hello~ "
" Mommy and Daddy~ "
"Teacher 是老師, Doggy 是小狗, 喵咪是 Cat !"
" A…B…C…D…E…F…G…………"
 
Oct-18-2007
一覺醒來, 窗欄沒有陽光灑入, 是我起得太早了嗎? 
女兒早上睜開眼的第一句話總是, "馬麻~ 我肚子好餓!"  我就不得不起身張羅看看背包裡是不是還有昨天飛機上帶下來的點心什麼的.
老公開窗大嘆了一口氣說, " 他X的! 下雨了!"  想想也許雨季還沒有結束…
索性一家早起下樓吃早餐吧!
天氣實在讓人捉摸不定, 好不容易放晴了, 忽又一陣疾雨, 然後一會兒不到, 太陽又露點兒臉來…
我們一家三口第一次一起出國, 管他什麼天氣呢!  飯店門前就是沙灘, 我們躺在潔白沙灘上, 玩沙, 戲水, 反正總是要弄濕的嘛! 下點雨有什麼差別呢? 
長灘島的沙真的好白, 好細.  一直綿延的淺攤, 讓海水反射出清透的藍綠色, 到海裡300公尺處都還只是及腰的安全範圍, 孩子在這也能玩得很安心.
一整天, 女兒玩得非常盡興, 玩累了就睡, 睡醒了繼續玩, 她的快樂讓我覺得很滿足…
到了晚上, 老公站在鏡子前照來照去, 最後驚訝地說, " 竟然有曬黑耶!! "
 
Oct-19-2007
老公昨晚下達了一道決議 — 今天我們全家要出海去!!
我們報名參加飯店代訂的 Island Hopping.  要坐小船出海浮潛, 到別的小島上玩, 然後再來個BBQ~
聽起來真的很不錯, 一整天的行程都排好了, 不用自己操心.
昨天夜裡外面狂風暴雨的, 還聽見打雷呢! 像颱風一樣, 整晚風雨交加; 今天醒來卻是天氣晴朗, 鳥語花香, 無法想像數小時之內的天氣變化竟這麼大!
早上十點在 Lobby 集合, 看到一對像是中東人或阿拉伯之類打扮的夫妻 (其實只有太太是裹著頭巾穿著長袖長裙, 先生和兒子都是一般T-shirt 加短褲的打扮.)
他們的兒子看起來應該還很小, 嘰哩咕嚕地跟我和女兒不知閒聊些什麼, 還大方的跟我們牽手.
接著香港一家人出現了, 兩個歐洲男也報到了, 大家似乎看上今天總算一早就艷陽高照, 是個出海的好日子吧!
船家領著兩個從別的飯店帶來的客人, 帶著我們一路往南邊的碼頭走去, 還挺遠的呢! 不過一路上能走馬看花逛街也算有趣.
我們把一艘中艇擠得滿滿的, 是不太舒服, 不過邦卡船的兩邊有兩條像蜘蛛腳的竹筏維持船身的平衡, 我很訝異雖然浪很大, 卻一點也不覺得翻騰.
今天的天氣實在太好了, 海水清透得光是坐在船上就能看見海底的珊瑚.  這種乾淨清透的海水, 是我在別的東南亞國家所不曾見過的, 甚至連 Hawaii 的海也沒像這樣地清澄湛藍.
到了浮潛點, 歐洲男的其中一個特別賓賓有禮的小白率先穿戴好裝備跳下海.  接著香港爸爸也下海去. ( 穿著短袖貼身上衣, 海灘褲和自備的蛙鞋, 真是周到! )
老公好不容易綁好浮潛背心, 戴好蛙鏡, 卻有點緊張, 他說因為浪大…
女兒超想和老爸一起跳下水去, 堅持戴著面罩咬著呼吸管, (因為面罩含鼻子, 無法用鼻子呼吸) 甚至連浮潛背心都穿好了! 但我哪敢讓她下海去啊?!
看她老爸掙扎著爬上梯子的模樣, 我決定緊緊抓住她不讓她衝下去!!
換手試試看!  我輕盈地下水, 自在的徜徉在大海中, 追逐著躲藏在珊瑚間的魚群.  我上輩子大概是海女吧! 我想…
接下來的 Crystal Cave 倒是有點巧立名目, 沒有水晶, 只有兩個海蝕洞.  因為陡峭危險, 我沒帶女兒下去洞裡, 因此沒能體會書上說的那種美妙, 只覺得又熱又曬又貴(Entry chagre 100 PHP/ Person), 島上幾乎盡是人工打造的風情, 我們都急著想走…
原本很期待簡介上所描述的 BBQ 午餐饗宴, 到了島上, 才發現像難民營一樣要搶食…要不是玩到實在餓了, 還真不想動手!
吃完了 " 大餐 " 之後, 船家帶我們回到長灘島, 但不是南端上船的碼頭, 而是最北端的一處礁岩, 礁岩後是一小片白沙灘, 他讓大家在此免費浮潛 (第一次的潛點下水每人要收 20 PHP).
下午三點多, 女兒在船上搖搖晃晃竟然睡著了, 怎麼叫也叫不起來, 只好讓老公下去玩, 我留在船上看著她.
正在不甘心, 抬頭發現那個中東小男孩也睡著了, 她媽媽也抱著她留在船上, 中東爸爸看見我身旁昏睡的女兒會心的笑了, 說, " Same!"
中東爸爸脫去 T-shirt 下水浮潛, 媽媽照樣裹得緊緊的坐在船上抱小孩…
天氣這麼熱, 太陽這麼大, 不管我怎麼補防曬油, 還是覺得被曬傷了, 皮膚痛痛的… 話說回來, 我都熱到快脫光了, 中東媽媽還是從頭包到腳, 怎麼不會昏倒啊?!
老公玩了一會兒, 心疼我在船上無聊, 上來和我交換, 結果我一起身, 女兒醒了, 這下好! 一起下水玩吧!!
這一小段的沙, 似乎又比我們飯店前的更細更白了… 
回飯店後我們又到海灘上玩, 趁著太陽還沒下山, 在躺椅上喝著新鮮芒果汁, 一邊看小說, 一邊看身旁的海灘美女們擺出奇怪的姿勢拍照…
遇見這幾天一直不斷相遇的倫敦夫婦一家, 原來他們的房間就在我們隔壁!
他們問 Island Hopping 好玩嗎?  我們建議他們不要參加有 BBQ 午餐的比較有趣.
我和老公暗中算記著他們今晚還會不會繼續吃飯店裡的 Buffet, 結果還真讓人驚訝! 到今晚已經是連吃第三天囉! 
 
Oct-20-2007
昨天還被太陽曬到三個人皮膚焦黑, 洗澡痛得哇哇叫! 今天卻又下雨了, 一下就是一個上午, 我和老公坐在餐廳吃早餐喝咖啡, 閒聊瞎瞄殺時間.
女兒早在吃了半碗的 Cereal 後就仰頭靠在椅子上睡著了…
下著雨的早晨, 涼涼的很舒服. 
飯店前原本用竹子和紗網圍起高高的Wind Breaker, 今早正一片片拆除中, 老公問餐廳裡的 waitress 為何要拆, 她說雨季要停了, 所以今天開始拆除…
我們坐了好久好久, 雨還是沒停, 繼續一陣一陣的下著.  今天是在長灘島的最後一天了, 老公說, 就算下雨還是要玩!
和頭一天一樣, 老公帶著女兒一會兒游泳池 一會兒沙灘的玩個過癮, 我則決定去附近的 D-Mall 商圈逛逛.
這雨一直下到過中午才開始放晴, 因此午餐後我們把握了這最後的曬太陽的機會, 雖然昨天曬傷的肩膀還是很痛…
到了傍晚時分, 我們玩得夠盡興了, 決定洗過澡後要沿著白沙灘散步, 作為最後的巡禮.
我們三人手牽著手, 先往南邊走, 相較於我們飯店前, 愈往南走小攤販和小酒吧就愈多, 但感覺上不是很高級的那種, 平價吧! 旅館民宿也是在這一帶.
走著走著又遇到倫敦夫婦一家人, 他們今天坐船出海剛結束, 知道我們明天一早要離開了, 因此也向我們道別.
我們 一直走到了昨天上船的碼頭, 看著夕陽落入海中, 然後又回頭往北走…
日落後的海灘其實才剛要熱鬧起來, 餐廳會在自家門前的沙灘上擺出桌子, 點上蠟燭.
一陣陣烤肉香撲鼻而來, 龍蝦, Rib, …各式海陸餐點一路對你招手.
老公要帶我們去昨晚他看到的一家高級海灘餐廳, 在D-Mall前面, 用奶白色帆布搭起的棚子, 沙灘旁的吧台裡有各色酒品.
每一張鋪著奶白色桌巾的桌上都點著美麗的蠟燭, 你喜歡的話, 還可以選擇在更靠近大海的沙灘上, 用編織草蓆當地墊, 放上深色木質矮桌, 浪漫地坐在軟綿綿大坐墊上用餐.
因為女兒和老公不喜歡被沙子弄髒腳, 因此我們選擇優雅地坐在椰樹下, 享用生切鮪魚片沙拉, 火烤大明蝦搭配烤迷你馬鈴薯球, 意大利麵包片, 新鮮芒果汁和白酒.
在這裡, 享受浪漫和美食竟可以高貴不貴!
上第一道沙拉時, 女兒突然說想上廁所, 我只好帶她去找洗手間.
這裡的公廁一個人收 2 PHP, 貴是不貴, 只是廁所都很簡陋, 沒有馬桶坐墊.  女兒一開始不敢上這樣的廁所, 我半蹲抱著她使她的屁股不會碰到馬桶, 她這才願意試一試.
蹲了一會兒, 沒聽見水聲, 我問她是不是又耍我了?  她搖頭說, " 我想大便!"
喔!  好吧! 她用力的模樣還真是可愛… 一邊用力一邊問我, " 大便說什麼? "
她總是想知道所有事物自己的想法… 
" 大便說: 快放我出來!" 我試著回答她.
我聽見尿尿聲了, 女兒又問, " 我明明是想大便, 為什麼是尿尿出來呢? "
好問題! " 因為尿尿說: 大便跑太慢了, 還是我先出來吧!" 我告訴她, 同時抱著她的那雙手正微微顫抖著, 好累耶~
" 喔~ 大便跟尿尿賽跑, 結果尿尿跑贏了是嗎? "
" 對呀! "
接著終於聽到咚咚的兩聲, " 大便出來了!"
我們趕緊整理好衣褲, 趕回海灘餐廳吃大明蝦.  當然女兒不忘興高采烈的跟她老爸說剛才尿尿和大便賽跑的事…
今晚我們三人就這樣一直閒逛到腳都酸了, 還去買了Chocolate Ice Cream 吃, 才總算甘願的回飯店整理行囊…
 
Oct-21-2007
天亮了! 才五點半太陽就照進房間裡來, 這裡的天氣真是平均得一天下雨一天放晴, 絕不馬虎!
我們又得像來的時候一樣, 搭船 – 坐巴士 – 撘國內線班機 – 再撘國際線班機… 用一整天的時間趕路回家.
香港夫婦一家也是今天一早和我們一起離開, 兩個歐洲男也是.
香港爸爸用生澀的普通話問我們, " 下一次不會再來了吧? "
我想了想, 其實除去交通太冗長不便, 長灘島其實是很美很自在的渡假點… 如果, 如果下次改撘小飛機的話, 就可以省去坐長途巴士…
今天真的暈車了!  好難受啊…
在機場 check-in 的時候, 得知回台灣的飛機 delay 一小時, 也就是說, 我們有四個多鐘頭的時間在 Manila, 老公提議去市區逛逛.
我們搭 Taxi 到 Manila 市區一處應該算是新的 Shopping Mall, 叫做 " Asia Mall" , 還是 " Mall of Asia " ?   裡面真的很大, 和美國的 Mall 幾乎一模一樣!
老公和我都不禁嘆道 Philippnes 的市區全都是寫英文, 根本看不到菲律賓文的招牌或告示什麼的, 也就是說, 菲律賓人都是說英文的, 簡直就是美國的一州嘛!
討厭! 回家真的要報名 TUTOR ABC 去學英文了啦!!
 

Read Full Post »

SPA in Macau

 
 
這趟三天兩夜去了 Macau, 雖然是每賭必輸, 雖然熱到整個人像被烤焦了的土司, 雖然說穿了是真的沒什麼好玩的一趟臨時的旅行;
我還是眼明手快的在現金還沒上賭桌前, 安排了一場此生最嬌貴的SPA體驗.
 
Macau 的 Mandarin Oriental (東方文華酒店) 附設的香薰療理中心有一套叫做 "澳葡式紅酒香薰療程" 的 Signature Treatment, 是澳門特有的一套療程.
或許因為葡萄牙酒在澳門頗具份量的緣故吧!
這套療程共歷時兩小時又二十分鐘. 首先帶你進入 Mandarin Oriental 的女更衣室, 先花個20分鐘沖澡, 並使用蒸氣室, Sauna, 和水療按摩池.
我特別喜歡他們的蒸氣室, 蒸氣裡充滿了薄荷精油的味道, 讓我痛了一下午的腦袋突然舒緩了許多;
蒸氣室內的座椅是用貝殼光澤的小馬賽克拼接而成的弧形泥座, 不論坐或臥都很舒適.
 
二十分鐘後, 我穿上浴袍, 坐在休息室裡等著芳療師來接我. 
"Excuse me, I am looking for …Miss 夯(Hung)?" 一位芳療師探頭進來找人, 我看了看手上的療程卡, 上面確實寫的是"Huang".
不過, 在休息室裡除了我以外的另一位看書的女子毫無反應的情況下, 我想我應該就是那位 "Miss 夯 了吧!"
 
芳療師領我進入芳療中心內一間最大的房間, 裡面有兩張大按摩床和一間淋浴間, 洗手台等設備.
我趴在靠窗的那張床上, 窗簾是閤上的, 讓室內的光線變得更加柔和… 配著音樂, 我想, 應該還漫著一股淡淡的什麼香味才是.
只不過我啥都聞不到! 因為剛才在更衣室裡做了一件蠢事, 讓我的鼻子到現在還嗆著那瓶 NEVIA 乾粉噴霧劑的味道……
 
療程開始, 首先芳療師用紅酒葡萄籽, 葡萄籽精油, 和迷迭香精油混合而成的摩砂, 幫我做全身的去角質.
40分鐘後, 我聽見芳療師唰的一聲, 拉開了床邊的窗簾, 接著聽到一連串的水聲, 只是, 我雙眼蓋著冷敷眼罩, 無法想像這一連串的聲響是怎麼回事.
直到耳邊又再度傳來 "Miss 夯?" ……
我被扶起, 用大毛巾包著, 推出了房間.
哇~ 原來剛才窗簾蓋住的不是窗, 而是一扇進入巴里島式半開放庭院的門.  門外的淋浴柱正嘩啦啦地等著我, 水溫剛好是最適合沖澡的溫度.
芳療師請我先在淋浴柱下將剛才的葡萄籽摩砂沖洗乾淨, 再進入旁邊小竹後方的八角形大按摩池裡泡澡.
按摩池崁在木質地板上, 四周佈置得古色古香, 有沙發, 抱枕, 蠟燭, 古鏡, 盆栽, 白紗….
池子裡加了紅白葡萄酒, 茉莉花和玫瑰花精萃, 並灑上大把大把的紅色特級玫瑰花瓣.
沒錯! 絕不是一般 SPA 或 Motel 裡用的那種參差不齊又發育不良的爛花瓣.  這裡的每一片花瓣都有直徑5公分這麼大喔! 
全身摩砂按摩後, 泡在紅酒池裡, 喝著池邊備妥的一杯清涼的特製生果葡萄酒 (紅酒裡加上切成小丁的蘋果, 香橙等), 連我都不禁要發出讚嘆之聲…
酒池肉林! 不就如此嗎?! 太奢侈了!!! 真是太奢侈了!!!
我猜酒量不好的, 可能會連聞到池水所蒸出來的酒香都會醉呢~
不過, 喝酒泡澡, 一個人還是挺寂寞的.  我很努力的想將這置身的一切全都刻在腦子裡, 但我似乎還是醉了…
二十分鐘後, 覺得有點累, 所以爬上池邊休息.  芳療師又再次出現在門邊, 並準確地喊了我的名字, "Miss 夯?……"
 
走進芳療室, 坐在床邊先喝一杯冰涼的 Herbal Tea 解解酒.  接著就是60分鐘的全身葡萄籽精油按摩.
我可以感覺自己的皮膚吃了一頓飽飽的滋養品! 啊~ 人生至此, 夫復何求呢?
在你認為這一切都要結束了的時候, 芳療師又用加了薄荷精油的熱毛巾輕敷在我的脖子, 額頭, 和臉頰上, 然後擦拭我的手掌和腳底.
最後再奉上一杯熱茶, 為這套奢華又嬌貴的療程劃下完美的句點.
 
經過這兩個多小時的葡萄酒洗禮, 覺得全身輕飄飄的, 頭也不疼了, 就這麼一路飄飄然地走回自己的飯店……
想和我一樣試試這種只有古代皇后, 不! 得是皇上珍寵的愛妃才有的享受嗎?
走一趟 Macau 吧!  在你輸到剩下內褲前, 記得先預約享受一下喔!
 
spa_pac_hdr 

Read Full Post »

 
乍暖還寒的春, R & F 帶著D, 約了 T & J 又捲入了A, 在四月初的清晨 4:00 駕車一路往南……
 
像是逃難般地; 睡眼惺忪的 R 開第一棒, 從家門出發, 後面坐著同樣睡眼惺忪的 F 和看似仍在漒褓中的 D — 其實, 只不過是個叫不醒的大孩子. 
車子靜靜轉出巷口, 在一棟白色建築前停了下來, 不需暗號, 就在踩下煞車的同時, 白色建築內便魚貫地走出了三個身影; 三個眼窩凹陷, 面色慘白如鬼魅的 T & J & A.   
三個鬼影一上車, J & F 就強押 R 先去買飯糰充飢.  這班可疑鬼祟的組合, 實在是難以理解他們南行的動機, 甚至, 幾乎無法確定他們是否真的要往南行……
因為沒睡飽的 R 竟先一路北上尋找可以 "降2元" 的加油站加油!  Oh~My~God!
大約在清晨近5點左右, 六個人總算從較北的交流道上路, 往南開去.
 
因為時機恰逢清明, 一路上交通並不順暢, R 聽從廣播的建議改走二高; 才剛轉上二高的第一秒, 就能看見前方500公呎起一整條二高上都是紅紅的煞車燈! 配合著從 R 口中爆出來的 "SHIT"! 時間抓得簡直是天衣無縫!
大約就這樣一路走走停停, 到了早上7點半左右, 六個人還不到台中, R 卻已經不支, 換 F 接棒上路.
至於其他的四個同舟共濟的好伙伴, 早在吃完飯團的那一刻起就陷入沉沉的春夢中…… 並且有囂張的打呼聲, 此起彼落……
沒想到, 這段旅程中最最艱難的部份, 竟是由 F 獨挑大樑來完成!  "Fxxx! Fxxx! Fxxx!" — F 心中的OS.
 
一直到接近眾人平日起床的時間, 嗯…… 約是上午十點左右, 鬼一般的臉開始有了人的樣子, 並且開始像人一樣會想尿尿了, 於是決定在古坑休息站換手.  第三棒, 正是潛沉蟄伏已久的 T !  睡飽的 T 一股作氣, 駕車直奔墾丁!  是的! 你沒猜錯!
這一行人, 正是要前往墾丁, 參加一宗年度盛會–春天吶喊!  包括未滿三歲的 D, 懷孕五個月的 J, 行前一週被拖下水並因此負債的 A, 很想 high 的 F, 和衝著 楊乃文/陳其真 而來的 T.  
只除了有一個人,  R! 他不是為春吶而來.  雖然他一再聲明追逐的是 "陽光! 沙灘!" 但在這個陽光不強, 沙灘又被春吶人潮佔據的春天, 他 — 到底為何而來?!
………………………………………………………………………………………………………………………………..
 
這組人馬在接近中午前來到了東港.  吃黑鮪魚吧? 可惜還差了一週才是黑鮪魚的季節. 
那就吃吃東港的肉粿, 雙膏潤, 櫻花蝦, 和油魚子吧!  這個肉粿可不一般, 是用整塊米粿加上壓碎成粥狀的米粿, 和著鮪魚碎肉高湯而成.
吃過之後一行人讚不絕口, 喜歡的程度壓倒櫻花蝦和鮪魚沙西米!
 
六人在車城的一座新飯店check in 已是下午三點, 雖然累了, 卻不甘心立刻休息. 
明明說好不去逛墾丁大街, 卻還是很自然的殺去了那個吵雜又讓人眼花撩亂的地方, 只因為大肚子的 J 需要一件Bikini.
好吧! A & T 也需要買件新泳褲.  加上 F 忘了帶太陽眼鏡, D 的行李中沒有游泳圈. 相較之下, R 似乎是萬事具備, 但他到底是為何而來?!
 
六人一路從街頭逛到街尾, 在一家異國情調的 Pizza 店用餐, 也許因為坐在門口的露天座位, 竟有中天電視台的記者前來訪問, 希望我們能配合在鏡頭前比出勝利的手勢, 並齊聲說出 "春天吶喊~ YA! " ……
當下, A D J F T 在心中都一陣騷動, 想說 " Oh~ Yah! 要上鏡頭了! "  卻聽見同一時間 R 揮手對記者表示 "不太方便!"
當記者摸摸鼻子離開去尋找下一組人馬, 五人一齊轉向 R , 眼中充滿了驚訝和問號 — 他, 到底是為何而來?!
 
這天晚上大家睡得很早, 因為一整天的舟車勞頓, 需要好好地養精蓄銳, 為第二天的行程做好準備. 
…………………………………………………………………………………………………………………………………..
 
早晨的陽光透過半掩的窗簾灑了進來, F 覺得半裸的肩背上有雙渾圓溫暖的手在輕撫她的身體, 這個念頭讓她倏然驚醒了!
轉身一看, 原來是 D 杏眼圓睜地看著她想喝ㄋㄟ ㄋㄟ, 正用她的小手打算推醒身邊的娘……
OK! 天亮了!
 
825 call 827, 再 call 721.  起床集合吃早餐!  今天的第一個行程是: 白沙灣曬太陽!
看看天氣似乎還不賴, 雖然就八點多的陽光而言, 似乎是微弱了些, 但這裡可是墾丁耶! 要穿 Bikini ! 一定要!
白沙灣的人潮沒有南灣或小灣這麼擁擠, 沙灘很美很舒服.
剛抵達時天色有點陰, 風大得讓人有些遺憾, D 似乎不擔心天氣的變化, 只介意腳下的沙子跑進她可愛的鞋子裡.
沒太陽曬, R & F 開始比賽蓋沙堡挖地道, A & T 拿起看似專業的大隻相機, 沒主題的猛拍!
看來只有 J 很猶豫自己該參加哪一組…… 最後她決定攤開肚皮躺在沙灘上!
 
約莫接近中午的時候, 太陽總算戰勝了雲和風, 烈烈地露出笑臉來.
也差不多在這個時候, D 的肩膀以下已完全被埋在沙子裡了!  她看起來相當 enjoy 這種被活埋的感覺!
A R T 紛紛脫去了上衣, 只剩泳褲, 在沙灘上對著往來的年輕美眉縮小腹, 和拍照.
F 也決定亮出花枝招展的 Bikini 並且開始在身上抹油……
當 J 發現自己因體型的限制, 無法翻身曬另一面時, D 正動彈不得地在沙堆裡經歷她人生的第一次被搭訕!
這群人, 恣意在墾丁的春陽下, 享受這段各自獨立又不受干擾的美好時光…… 
……………………………………………………………………………………………………………………………….
 
午后, 下了一場雨.  索性大家回到飯店小睡一會, 決定要在晚餐後迎接此行的重頭戲 — 春吶!
除了 R 之外, 大家都很期待今晚的演唱會.  已經沒人想計較他到底為何而來了! 
D 在晚餐進行到一半時, 就已經兩眼無神想睡覺了, 於是計劃便得以順利進行 –> 由 R 陪著 D 在飯店睡覺, 其餘四人前往春吶狂歡!
 
等A T J 吃飽飯大完便準備上路時, 演唱會其實已經開始.  直到 8:30PM, 四個人還塞在墾丁大街的車陣中…… F 發現 J & A 在打盹!
據 F 推測, 若不是 T 現在手握方向盤的話, 他現在應該已經打呼了!
 
待四人終於穿過車陣, 來到鵝鑾鼻的春吶場地, 時間已是9:00 PM.  距演唱結束還有2.5小時.
Doesn’t matter!  誰要聽小牌樂團開場? 人家是來聽楊乃文唱歌的! 壓軸啊! 況且現在距壓軸還有40分鐘的張懸演唱呢!
 
放眼望去, 南舞台前是 People montain people sea! 萬頭鑽動, 看不見地面!
只是, 大家都很平和地或坐或站, 好友或情侶們相互依偎著欣賞舞台上的演出.
怎麼跟之前在電視上看到的 high 翻天的景象落差這麼大呢?! 是走錯了嗎?! 嗄?
話說回來, 這樣的春吶其實挺好.  大人小孩老老少少都一付其樂融融的太平景象, 很難想像吧? 春吶是很健康的音樂活動耶!
就在楊乃文再度出場演唱 F 唯一聽過的一首歌作為安可曲時, 四人為避免散場時的擁擠, 決定起身往出口移動.
老實說, 這一步還是大大的失策啊!  因為即便是提早離開 (11:30PM), 四人抵達飯店時仍已超過 01:17AM.
因為墾丁大街的春浪人潮, 還是狠狠將車陣塞它個整整一個鐘頭!
所以春吶呀! 我的天吶~
 
………………………………………………………………………………………………………………………………………………..
 
謝幕: 感謝參與以上演出的夥伴  
        A : Albert  —  My brother
        D : Darci  —  My daughter
        F : Frangie —  Myself
        J : Josie —  My sister
        R : Rocky —  My husband
        T : Thomas — My brother in law (Josie’s husband)
 
 
 
 
 
 
 
 
 
 
 

Read Full Post »

 
Ran into my Romantic O’Sole Mio in Clarke Quay…
 

 

  

Read Full Post »